我们究竟该如何与AI相处?从一个创业故事讲起

2018-01-02 09:50:00 网易智能 分享
参与

  十几岁的时候,我经常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去当地的淘儿唱片(Tower Records)店。在那个时代,淘儿唱片是所有音乐的首选之地。买一张CD的预算是一笔很大的开销,需要我每周向父母要额外的钱。购买音乐太贵了,我买到整张专辑,但其中想要听的仅有一两个曲目,这种情况使我感到有点受骗。

  淘儿唱片公司创始人拉斯所罗门在40年代开创了自己的唱片业务,唱片店最早在其父亲的药店中开始(位于萨克拉门托标志性的Tower剧院大楼后面)。他做得很好,在全盛时期,淘儿唱片逐渐成长为一家大公司,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遍布全球的数百家店铺,包括我父母家旁边的一家。淘儿唱片专注于通过销售更多的CD和开设新店来提高公司的收入,但他们并不知道,5,000英里以外的科学发现将永远改变音乐世界,也将改变他们公司的命运。

  1996年11月26日,德国埃尔朗根的弗劳恩霍夫集成电路研究所的伯恩哈德和他的几位同事申请了一项名为“MP3”的革命性新型数字音频格式专利。然后是比特流和盗版、iPod和iTunes。几年后,淘儿唱片申请破产。拉斯的公司在CD销售游戏中做的很好。他和他的团队无法预见的是新游戏的到来,一个有着不同规则的游戏,对此他们没有答案。这个新游戏的名字是科技颠覆,谁先掌握了它,谁就无法阻止它。

  你的第一个十亿

  如果你有幸在一家创业公司和一家大公司工作,你就会知道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参观一家初创公司时,你会情不自禁地注意到那种神奇的氛围,每个人都有强烈的激情、自主性、创造性思维、紧迫感和执行速度。规模较小的团队拥有这些资源,但随着初创公司变成企业,运行变得越来越慢,人们也变得轻松麻木。

  当你的公司收入达到十亿美元时,你如何保持每个人的激情?你怎么能确保你的团队会发现你所在行业的“下一个MP3”呢?

  要实现这一点,就需要有一种方法让人们专注于做重要的事情,同时保持创业氛围。初创的时候很难,规模扩大时更难,甚至难以实现,所以必须建立一种新型的组织。这种组织形式从大企业中借鉴成熟度和规模,从初创公司中借鉴敏捷性和热情。这是组织形式发展的下一个进化步骤,它与人工智能有关。

  变化即将来临

  想想25年前你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没有iPhone,没有应用商店,没有Facebook,没有亚马逊,没有Twitter,没有大数据,没有谷歌,没有云,当然也没有人工智能。再往前追溯90年代,你就能看到像保险公司和银行这样的大型美国公司是在什么时候成立的。当时,高管们有一个简单的公式——赚钱,雇佣更多的人,赚更多的钱,雇佣更多的人。

  但是,时代在变,就像我的旧CD播放器不被使用一样,那些不愿打破这种有百年历史的思维方式的组织将会发现很难与以技术为基础的新型企业竞争,不单是在员工人数上。无人驾驶汽车、自动驾驶卡车、轮船和机器人仓库将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比我们大多数人所意识到的要早。

  自动驾驶技术远远超出了消除操作机械的范畴。它有能力开启全新的商业模式:没有司机,就不需要拥有汽车、停车场、加油站或车库。其不仅改变我们驾驶汽车的方式,也将会影响我们设计未来街道、公路和城市的方式。

  然而,人工智能创新仍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一个领域:组织本身。

  如果你把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办公室里,想想每天做的那些重复性的工作:收集数据,撰写报告,填写表格,协调事件,跟踪进度,订购东西,签署文件,发送购买订单等等。

  大部分的任务都可以通过机器人来实现。

  自治组织的兴起

  未来的自治组织将依靠人工智能来运行常规和复杂的任务,这比我们人类能做的更好、更便宜。就像无人驾驶汽车对我们未来城市的影响一样,自主组织的兴起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看待组织结构、治理和等级制度的方式。无法适应这种新形式的高管和团队很快就会跟不上时代。传统的管理人员会雇佣更多的员工来解决规模问题,而未来的思考者将会雇佣产品创新者、超级工程师和人工/数据科学家来帮助他们开发智能、自动化的工具。

  作为一家资金充裕的公司,总是有招聘更多员工的优势。我发现自己每天都在和自己的本能抗争。我的联合创始人丹尼尔和我经常提醒我们的团队和投资者,我们想要打造一家与众不同的公司。一个人更少、依靠更多代码(由非常聪明、精心挑选的一小群人推动的)的公司,这群人共同设计了一个精益的大卫,而不是一个野蛮的巨人。

  作为创新者,当我们觉得团队偏离了这一愿景,或者像丹尼尔所说的那样,走向“黑洞”时,我们的工作就是后退。这是我们应该警惕的平庸和规范,它们不是独立和创新。毕竟,正是这些恐惧让我们试图颠覆的今天的行业。

  最后一个词(谨慎)

  没有谨慎和敏感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风险。我可以想象,在不远的将来,企业将逐渐摆脱人性的一面,转而更有效率。这样的组织可以使人们向机器人经理报告。机器人会不断地评估人类的表现,将他们与成千上万从事同一工作的人进行比较。我不想生活在这样一个人们被人工智能雇佣或解雇的世界里。

  就像历史上的其他改革一样,当我们变得更强大时,我们也变得更加脆弱。金属的锻造帮助我们建造桥梁和必要的工具,但也带来了刀剑和枪支。我们对化学的研究带来了医药革命,但也促使我们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权力越大,责任越大。企业家和思想领袖应当合理应用人工智能技术,为人类创造更多的空间,而不是反过来。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