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林松:用都市科技改造城市环境

2018-05-08 17:44 环球网

  白林松(Steven Bai)利用科技使都市环境变得更有吸引力、使人们更加友好。他说现代城市就像一个巨大的操作系统,这个系统需要升级——这就是他正在做的事。

  白林松和他的公司Sencity通过创造图像与体验来改善城市环境。

  不是很多人都经历过一个灵光闪现的“灯泡时刻”——在这个时刻,我们意识到我们此生的使命——但是悉尼大学校友白林松经历过。

  “小时候在中国,” 他说,“我跟着爸爸在我们居住的小镇跑来跑去玩烟花。它让我觉得如此快乐——看那些火花,看天空变亮。我知道那就是我想要做的事:让我们的居住环境变得更快乐。”

  不过现在白林松没有机会玩烟花,他正在悉尼、北京、纽约之间往返工作。但是正如他所说,他从事的工作正是在让世界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他是Sencity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这家公司使用的是著名的“说服技术”。

  说服技术在数据领域非常有名。APP和网站会利用顾客过往的选择,对自己提供的信息进行优先顺序处理,来延长用户的在线时间,这样用户可以看更多广告、买更多产品。

  但是白林松的公司有一个不同的目标。它创造了现实世界的说服技术,在人们生活和工作的世界里,微妙地鼓励人们做出更好的选择、拥有更好的体验。

  理论上,这使白林松成为一个“反学科设计者和互动设计研究者”,这令人好奇:“你究竟做的是什么?”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他说:“嗯,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觉得在我的工作中比较容易解释,我在尽力解答一个问题:下一代公共基础设施看上去像什么?”

  “我们城市里的各种硬件,比如电灯杆、公交站台、公共厕所,甚至是垃圾箱,真的都很老旧了。我们想设计出确实能提高人们生活品质的基础设施和城市硬件。基本上,我们想把城市重新想象成为操作系统。” 他说。

  白林松

  白林松还在悉尼读书时,就开始做他的第一批项目了,其中之一是为2014年悉尼创意灯光秀而做的TetraBIN项目。他把简陋的街头垃圾箱想象成为一个俄罗斯方块式样的游戏。每当有垃圾扔进去时,垃圾就会被检测到,然后通过LED灯产生一个类似俄罗斯方块的形状,接续上一次产生的那一块。这个“游戏化”的元素吸引了人们,灯光秀期间几百个孩子排队使用这个垃圾箱。

  “你可能每天用10次垃圾箱,但是你很少会想到它,” 白林松说道,“但是我想知道,我们能否把一个非常寻常的东西变成一个令人兴奋的东西呢?并且,通过使它变得更有趣,我们能否诱使人们想到他们产生的垃圾,并且更关心他们周围的环境呢?”

  与此相似,白林松注意到一个城市在交通灯的人行道按钮上安装了一个互动游戏,因此显著减少了乱穿马路的发生率。但是纽约的一个举措就不那么成功了,他们把免费的互联网资讯亭放在街头,此举后来被叫停了,因为这些资讯亭大多被用来访问成人内容的网站。

  随着创意的发展,更小更便宜的技术带来了更多可能。现在,白林松出差去各国的城市,把各种日常场所、物品和外观改变为视觉和互动体验,这些体验为城市环境增加了一点游戏的元素,要不然整个环境会显得乏味。

  白林松更大的目标是彻底改造我们居住的地方,让它们成为“智慧城市”。目前的“智慧之家”可以把诸如Google Home和亚马逊Alexa这样的帮手互联起来,同样地,白林松想象着有一天我们的城市将会拥有互相联结的基础设施,让使用它们的人们生活得更轻松。

  白林松非凡的大学生涯为他的都市野心提供了支持。他取得了设计计算一级荣誉学士学位,他对说服技术的研究为他赢得了“大学奖章”,他也获得了声誉卓著的John C Harsanyi奖章,该奖章被授予杰出的国际学生。因此,这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大脑,决心要攻克这个世界的一些难题。

  不论是公司的创意还是实践工作,白林松都会密切参与,并且亲自上阵实施新项目。

  当然,白林松也遇到了挑战,而且是大挑战。在他看来,最大的问题就是直到现在,城市一直在做一些零敲碎打的改变。“这真的很难,” 他说,“因为从根本上说我们运营城市的方式得完全改变。一个像纽约市这样的地方,还在用这么过时、老旧的方式在运营——这样无法应对人口方面的巨大改变,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白林松对公共环境的兴趣既来自他在中国的童年,又来自他在澳大利亚的教育。15岁时,他参加了一个去霍巴特(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港口城市)的中学生交换项目,他太喜欢这儿于是决定留下来。“我想着,哇哦,中学生就能做计算机科学?还有艺术?还有舞蹈编排?太不可思议了!”

  (对了,除了每天的工作,白林松还是一个有才华的插画师和舞者,他也参加竞技游泳。)

  白林松在塔斯马尼亚的一个家庭度过了剩下三年半的中学生活,然后上了悉尼大学,住在校园里的悉尼大学村。“学兄学姐们激励了我,尤其是Craig Barratt,他在Google公司做出了不起的事,悉尼大学的学习方式也启发了我,” 他说,“我不想只是毕业拿个学位就算了。悉尼大学关注的是整个人,这让我觉得兴奋。”

  白林松认为是悉尼大学培养了他对合作学习的爱好。“如果不学会与团队合作,我不可能做我现在的工作,” 他说,“悉尼大学鼓励我们合作,这是个特别合作的地方。当你向讲师、导师和校友求助时,他们总是很乐意帮助你。”

  “直到刚才我才意识到这一点,但是那种求助以及互助的意识正是智慧城市的全部内容:联结、帮助、让每一天都更轻松一点。”

责编:樊俊卿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