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动巴士”到“电动城市” 解析瑞典新发展

2018-07-18 13:09 环球网

  提起瑞典,人们常会想到住——北欧家居和冷淡风,不久前本报记者前往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参加海洋峰会,见识到了这个国家充满创意的行——电动巴士载客往来,自动驾驶方兴未艾。作为全球清洁能源应用的模范国家,瑞典立足现在,大力推进可持续交通,同时放眼未来,盯准市场潜力无限的智能出行。

  瑞典创新出行

  作为全球清洁能源应用的典范国家,瑞典迄今为止最大一笔纯电动巴士订单近日诞生:7月3日,瑞典哥德堡市公交服务供应商之一GS Buss公交公司向沃尔沃集团(AB Volvo)订购了30辆纯电动巴士,并计划于明年秋正式投入当地60路公交线路的运营中。

  GS Buss是哥德堡市公共交通公司Göteborgs Spårvägar与哥德堡市公共交通管理部门Västtrafik的下属子公司,后者在可持续领域有着更长远的目标: 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80%,2025年实现可再生能源交通工具覆盖率达95%,同时显著降低交通运输产生的噪音。

  在全球范围内,哥德堡堪称在可持续交通领域投入研究、进行实践的典范城市,这也正是瑞典这个北欧国家雄心勃勃的清洁能源战略的一个缩影。

  电动巴士月载客10万人次

  过去数十年,沃尔沃已成为哥德堡的名片。哥德堡机场的出口处印着“欢迎来到哥德堡——沃尔沃之城”的标语,旁边则是两块播放着沃尔沃环球帆船赛赛事集锦的巨型LED屏幕。

  而现在,这座瑞典第二大城市正期望将“可持续”形象印在名片的另一面。沃尔沃环球帆船赛赛事村入口的巨幅海报上,“哥德堡,一个面向世界的可持续之城”是最显眼的标语之一。

  为实现这一雄心,哥德堡下足了功夫,30辆纯电动巴士的新订单不过是成功运营了3年的哥德堡“电动城市”(ElectriCity)项目的延续。

  “电动城市”项目由研究机构、企业和社会共同合作开展,旨在对未来可持续交通系统进行开发、测试和论证。除巴士的电动化,项目还包括新型公交站、交通管理、安全性及能源供应等多套系统。

  2015年6月,作为“电动城市”合作项目阶段性成果,哥德堡55路巴士正式投入运营,该线路由沃尔沃集团提供的3辆纯电动巴士及7辆混合动力巴士组成。这些巴士配有可快速充电的电池组,可在终点站使用可再生电力快速充电。由于电动和混动巴士噪音低、排放低,室内巴士站的设想也在该线路中实现。目前55路月载客可达10万人次。因为足够成功,原定于2018年结束的测试期延长至2020年,测试范围也将扩展至重型车辆。今年6月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举行期间,新投入的两辆沃尔沃电动铰接式巴士加入测试,每日载客往返于赛事村与市中心。

  沃尔沃集团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古天成(Niklas Gustafsson)6月18日向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媒体记者介绍说,“电动城市”项目有来自政府、社会各界的15方合作参与。“在瑞典,这其实是很有特色的一点,企业界、政府和大学等学术单位各方密切协作。”他说,“沃尔沃集团主要提供电动客车,同时能源公司、充电设备公司、大学、哥德堡市政府和地区贸易促进局,以及其他一些政府相关单位,都在这一合作机制中发挥着作用。”

  去年清洁能源投资增长109%

  瑞典早已是可再生能源应用的典范国家。

  数据服务商Statista 2016年的数据显示,2013至2014年间,瑞典可再生能源占总能源产量51%,位列欧洲第一,大幅领先于第二位的拉脱维亚(37%)和第三位的芬兰(36.8%)。

  来自欧盟委员会和欧盟统计局的数据则显示,早在2006年,瑞典可再生能源比重已达42.7%,2015年进一步增长至53.9%。2006年至2015年,瑞典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在总发电量中的比重从51.8%增长至了65.8%。

  “总体来说,瑞典国内对于清洁能源的态度非常积极。” 瑞典环境保护局气候变化部门研究员Jonas Allerup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瑞典几乎所有政党都同意气候框架协议,瑞典也有制定气候变化相关法律。

  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瑞典99%的发电量已实现零碳排放,水电、风电和核电占比分别为46%、11%和34%,生物和废弃物发电量占8%,煤和石油发电量仅占1%。

  与此同时,瑞典对新能源的投资并未放缓:BNEF数据显示,2017年瑞典对清洁能源的投资增长了109%,同期全球清洁能源投资仅增长3%,整个欧洲则同比下降26%。

  彭博新能源财经欧洲市场分析师Katherine Poseidon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说,风电项目是瑞典清洁能源投资2017年高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总装机量达2GW,包括 644MW的Markbygden Pitea ETT风电场和288MW 的Askalen风电场。“Markbygden ETT与挪威海鲁德(Norsk Hydro)签有长期购售电协议(PPA),这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PPA。”Poseidon表示,“受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大装机量驱动,瑞典已成为欧洲最主要的PPA市场之一。”

  瑞典环保局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了瑞典工业生产领域能源结构的变化趋势:1970年至2016年,瑞典工业生产消耗的生物质能从32.7TWh增长至56.3TWh,在工业生产总能耗中的比重从21.23%提升至39.65%;电力从33.1TWh增长至49.2TWh,占比从21.49%提升至34.65%。同期石油产品的消耗量则从74.2TWh降至9.4TWh,占比从1970年的48.18%降至6.62%。

  此外,瑞典和哥德堡还是绿色债券市场的先行者。

  2007年,欧洲投资银行(EIB)发行了6亿欧元“气候意识债券”,成为全球首个以气候为重点的结构性债券。2008年,世界银行(IBRD)发行了全球第一只绿色债券,额度为33.5亿瑞典克朗(约合4.4亿美元)。从2013年起,全球绿色债券发行规模迎来爆发性增长,总发行量几乎增加了两倍。

  在气候债券倡议组织(CBI)看来,绿色债券市场发展过程中,瑞典不动产公司Vasakrona于2013年11月发行的全球首只企业绿色债券正是重要节点之一。哥德堡市也在这一年成为首个发行绿色债券的城市。它2013至2015期间发行的绿色债券所得收益中,超过75%用于资助气候变化相关项目。

  实现国家级目标要靠交通电气化

  数据也清晰展示了瑞典交通能源结构的变化。1970年瑞典交通运输消耗的汽油为33TWh,占总能耗58.51%。1989年瑞典交通运输消耗能源总量从1970年的56.4TWh增长至86.4TWh,汽油用量为51.5TWh,占比59.61%。

  此后汽油用量开始显著下降,但直至1998年之前,瑞典交通运输中生物燃料用量都几乎为零。到2016年,瑞典交通运输耗能为87.3TWh,与1989年并无太大变化,但汽油用量降至28TWh,占比也降至32.07%;生物燃料用量则由1998年的0.2TWh(占比仅为0.25%)升至16.9TWh,占比达19.36%。

  Allerup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当前阶段,为实现短期交通转型的目标,我们关注的焦点在生物燃料上。整个社会的车辆转型需要时间。”

  瑞典在交通领域设定了国家级目标:2010至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70%。“交通的电气化,尤其是私家车领域,对于这一目标的实现至关重要。”Allerup表示。

  早在1970年,瑞典交通运输中电能用量就达2.1TWh,到2016年这一数字仍然仅为2.6TWh,过去数十年电动汽车技术的进步没有得到体现。

  但这也意味着电动巴士和卡车前景广阔。在介绍电动卡车项目进展时,沃尔沃集团相关人员对记者表示,电动卡车虽然制造成本高些,但运营费用低,因此整个生命周期的成本低于传统卡车。

  运营成本降低的直接原因是廉价的电力,间接原因则是各种“环境税”。“瑞典有欧洲最高的私家车碳排税。”Allerup说,“我们的交通转型目标雄心勃勃。”

  在BNEF分析师Katherine Poseidon看来,由于目前瑞典煤、气用量已很小,“环保税驱动新能源增长方面或许并不能起到主导作用。Allerup则认为,碳税是瑞典目前推广清洁能源最高效的工具之一,但究竟哪项措施最为有效则难以界定。“不过瑞典环保局分析认为,相较于我们在气候变化和交通转型上的目标,已有的和即将推出的举措都还远远不够。”

  近期瑞典政府推出多项新的规划。其一就是针对乘用车的环保奖惩制度。“当购入一辆环境友好型车辆时,你可以得到补贴。而不那么环境友好的车辆,则会有较高的购置税。” Allerup表示,“此外,我们将会有一项新的法规,规范和明确普通燃料中要引入多少生物燃料,未来这一比重将进一步提高。”

  另一项举措是对瑞典政府资助项目“The Climate Step”投入更多资金。该项目致力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主要包括生物燃料工厂和电动汽车充电站的推广。

责编:樊俊卿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