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载客飞机早已成熟 但旅客为何不愿乘坐?

2018-04-26 08:36 网易智能

  你会坐驾驶舱没有飞行员驾驶的飞机吗?在2017年接受调查的航空旅客中,有一半的人表示不会坐这样的飞机,即使机票更便宜。现代的飞行员如此出色,但仍然会有大型空难发生,例如4月17日西南航空发动机解体事件。

  目前,飞机上的飞行员都只是人类。不是每架飞机都可以由能够避灾的飞行员驾驶,例如西南航空公司的塔米⋅乔(Tammie Jo),或者是机长切斯利(Chesley)。但是软件可以改变这种状况,如果在每一架飞机上都配置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导航系统,飞机就能变的更好。

  事实上,现在在许多航班上,自动驾驶系统已经基本上控制了飞机的所有飞行。当能见度极低时,飞行员无法判断方位,软件可以处理这样的情况,安全着陆。但是人类飞行员仍然要随时待命。

  为自驾车或无人机开发的新一代软件飞行员很快就会比所有人类拥有更多的飞行时间。通过结合大量的飞行数据和经验,无人机控制软件应用程序将很快成为世界上最有经验的飞行员。

  无人驾驶飞机

  无人机有多种形式,从小型的四旋翼直升机玩具到导弹发射的有翼飞机,甚至是7吨重的飞机,可以在空中停留34小时。

  当无人机首次被推出时,它们被人类操作员远程遥控。然而,这仅仅是让地面上的飞行员替代了一个高空中的飞行员。无人机和控制中心之间需要有畅通的通信带宽,以传输无人机的实时视频并传输操作员的命令。

  目前,许多新的无人机已经不再需要飞行员,一些为爱好者和摄影师提供的无人机现在可以沿着人类定义的路线飞行,让人们可以自由观察或控制摄像头以获得最佳视野。

  大学研究人员,企业和军事机构现在正在测试更大和水平更高的无人机,这些无人机将实现自主运行。成群的无人机可以飞行而不需要数十或数百人来控制它们。他们可以执行人类控制器无法处理的协调动作。

  无论是在成群飞行还是独自飞行,控制这些无人机的软件正在迅速获得飞行经验。

  飞行经验的重要性

  飞行经验是飞行员的主要资本。即使是想要搭乘小型飞机进行个人和非商业用途的人,也需要40小时的飞行指导才能获得私人飞行员执照。民航飞行员在担任副驾驶之前,必须至少有1000小时的飞行时间。

  在地面训练和机上体验为飞行员设置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紧急情况,尽可能在“哈德逊奇迹”这样的情况下拯救人的生命。但许多飞行员的经验都不如“萨伦伯格”(Sully, Sullenberger),他以快速和创造性的思维拯救了他的飞机乘客。但是假如有了软件,每架飞机都可以拥有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飞行员。一个好的软件测试系统,在许多飞机上同时使用,可以比一个人在一年里积累更多的飞行时间。

  作为研究技术政策以及为无人机,汽车,机器人和其他用途使用人工智能的人员,我不会轻易建议将控制权完全移交给这些额外的系统。但是给予软件飞行员更多的控制权将使计算机在训练、测试和可靠性方面的优势最大化。

  培训和测试软件飞行员

  与人不同,计算机每次都会以相同的方式遵循软件中的指令集。这可以让开发人员创建指令,测试反应并优化飞机响应。例如,这些测试可以使它不会将金星这样的行星误认为是迎面而来的喷气式飞机,并将飞机投入陡峭的潜水以避免它。

  最显着的优势是它的工作量:比起教数以千计的飞行员新的技能,这只需要更新数以千计的飞机需要下载的软件。

  这些系统还需要在现实生活中和模拟环境中充分地测试,以应对各种各样的飞行情况和抵御网络攻击。只要它们运行良好,软件驾驶员就不容易分心,造成定向障碍,疲劳或其他人类损伤。

  快速反应和适应

  飞机监管人员已经开始担心人类飞行员忘记如何自行飞行,并且在紧急情况下可能无法从自动驾驶仪接管飞机。

  例如,在“哈德逊奇迹”事件中,事件的关键因素是人类飞行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并快速做出反应。飞机已经飞过了一群鸟,并且损坏了引擎 。计算机可以在几秒钟内判断这种情况,而不需要一分钟时间,这可能会比人类飞行员节省更多的时间,使飞机可以降落在跑道上而不是河流上。

  飞机的损坏可能对人类飞行员构成另一个特别困难的挑战:它可以改变控制装置对飞行的影响。如果损坏使飞机无法被控制,结果往往是悲剧。一个足够先进的自动化系统可以对飞机的转向进行微小的调节,并使用其传感器来快速评估这些动作的影响-?实质上是学习如何让损坏的飞机重新飞翔。

  提高公众信心

  完全自动化飞行的最大障碍是心理上的,而不是技术上的。许多人可能不愿意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计算机系统。但是,当他们确信这个软件飞行员的飞行经验比任何一个人类飞行员都要丰富的话,他们可能会愿意乘坐这样的飞机。

  公众都在关注,其他自主技术也正在取得进展。在许多州,监管者和立法者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上路。但是,超过一半的美国人不想乘坐无人飞机,主要是因为他们不相信这项技术。全世界只有17%的旅客愿意在没有飞行员的情况下登机。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路上体验自动驾驶汽车,并让无人机送货上门,软件飞行员很可能会得到认可。

  如果有选择的话,大多数美国人不愿乘坐无人驾驶汽车;主要是由于安全问题,缺乏信任导致了他们对这项技术的担忧。

  航空行业肯定会鼓励人们相信新系统:自动驾驶员每年可以节省数百亿美元。而目前的飞行员短缺,意味着软件飞行员可能是任何航空公司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

  波音和空客都在自动飞行技术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这将消除或减少人类飞行员的需求。波音公司实际上已经收购了一家无人机制造商,并打算为下一代的客机配置软件飞行员。(其他测试也试图改造现有的飞机,配备机器人飞行员。)

  一种方法可以帮助普通乘客适应软件飞行员,同时帮助培训和测试系统-就是将这些软件飞行员介绍为与人类飞行员一起工作的副驾驶员。飞机将由软件进行操作,只有在系统出现故障时,飞行员才会触摸控制装置。最终,飞行员可以完全从飞机上消失,就像无人驾驶的火车一样。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