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眼镜强势回归 我们从中能学到什么?

2017-11-28 09:26:00 网易智能 分享
参与

  对于每项被开发出来的新技术,你通常会发现,总是有人说它永远不会有用。例如,1903年,密歇根储蓄银行的行长说:“马将继续留下来,汽车只是一种新奇的东西,一种时尚。”

  在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的炒作周期(Hype Cycle)中,无论哪种新技术似乎都处于巅峰状态,人们很容易就会对这些新技术进行大肆吹捧,因为它总是可以追踪这些最新动态,并试图对预测进行调整。

  每当技术出现时,总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从技术的实际能力到现实生活中的用例,再到价格标签等。最终尘埃落定时,有些技术被广泛采用,以至于它们可以变得“隐形”,即人们认为它们的存在已是理所当然。另一些技术则被当作花哨的潮流或不切实际的想法而抛弃。对于硅谷百万富翁和Betamax的有奖竞猜之间,选择哪匹“马”是有很大区别的。

  有一段时间,谷歌似乎曾一度支持错误的选择。谷歌眼镜出自于Google X,它是谷歌这个科技巨头被大肆炒作的“moonshot(疯狂而又难以实现的项目)工厂”,高度保密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未来的科幻技术。对于这家显然曾经研究过喷气背包和心灵传输的公司来说,无人驾驶汽车和人工智能(AI)似乎都显得相当普通。

  谷歌在2013年以1500美元的价格销售谷歌眼镜,最初大约8000名早期购买者。用户可以用触摸板来控制眼镜,也可以用语音命令将头部向后倾斜激活它。音频中继(就像几款可穿戴产品那样)是通过骨传导来传递声音。这将开启增强现实(AR)的时代,这是将芯片直接植入大脑的下一个最佳选择。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提议。人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梦想着实现AR,即内置的、“钢铁侠”智能管家贾维斯(Jarvis)风格的电脑,它可以让你获得额外的信息,而且无需触碰按钮就能立即获得通信。在智能手机无处不在的情况下,这看起来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进步。

  然而,谷歌眼镜却遭到了强烈的反对。人们可能愿意把自己的数据交给公司,但他们不太喜欢有人可能会在公共场所拍摄这些数据。智能手机最糟糕的一面是,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与那些在手机上滚动屏幕、心不在焉的人交谈。在《革命之路》(Revolutionary?Road)中,有个关于一对老夫妻无爱婚姻的著名类比:丈夫把他的助听器声音调低为零,以此来关闭与妻子的谈话。对很多人来说,谷歌眼镜似乎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方式,可以让我们忽略彼此,而只是支持我们的Twitter消息流。

  还有一个事实是,不管是因为我们不习惯它们,还是因为它有更持久的功能,佩戴AR设备的人通常看起来都很傻。把所有这些因素加在一起,缺乏早期的功能和高昂的价格,你真的觉得穿着1,500美元的电脑真的很舒服吗?对于用户来说,“眼镜混蛋”(Glassholes)是一个杀手级的双关语,而最终的反响对谷歌来说并不好。

  谷歌眼镜于2015年悄然停止销售,并在谷歌网站上发布了一条“感谢与我们一起探索”的标语。谷歌眼镜用户始终被称为“探索者”,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款眼镜就是beta测试产品。这或许表明,人们对可穿戴设备的热情可能不如最初的谷歌眼镜那么高。实际上,谷歌又回到了绘图板上。尽管技术本身已经有所改进,但技术背后的东西并未改进太多。

  在什么情况下你真的需要谷歌眼镜?在智能手机能做很多同样事情的情况下,什么时候它会比智能手机更受欢迎?谷歌眼镜显然不是时尚产品,即便是最狂热的科技狂热者也需要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才更愿意在可穿戴电脑上花费1500美元,而这台电脑的社会可接受度较低,使用起来也不那么容易。

  下面让我们看看谷歌眼镜企业版。

  在谷歌眼镜处于“休眠”状态的几年里,谷歌眼镜在工厂里进行了试点,现在又重新焕发生机,并投入商用。2017年7月,谷歌眼镜项目重新启动。这里的区别在于特定的受众:工厂里的工人需要免提计算,因为他们需要同时使用双手。

  在这个小众应用中,可穿戴电脑变得非常有价值。一名新员工可以接受预先编程的材料,这些材料讲解如何实时执行操作,而指令可以直接传送到员工的眼睛里,无需查看手机或切换到电子邮件。

  长期以来,医疗设备一直是谷歌眼镜的理想应用。你可以想象这样一种情况:人们在手术中接受实时信息,或者被AI增强以提供额外的诊断信息来回应病人的症状。开发一种能够提供针对自然语言查询的医疗保健AI的探索正在进行中。

  如果这副眼镜能直接记录病人的病历记录,那么医生们潦草的字迹就不再是问题。所有这些都比让人们在乘坐地铁时使用免提功能,比如查看Facebook消息等更有用。

  谷歌的Lens应用表明,谷歌眼镜的另一项用途在最初推出时还没有完全成熟,即Lens处理图像并提供有关它们的信息。你可以查看文本并实时翻译,或者查看建筑物、签名和接收额外信息。

  图像处理技术可以通过连接到云端数据库或其他方式的神经网络来实现,这是让无人驾驶汽车和类似技术得以存在的前沿。把这个连接到语音激活的个人助理上,再将信息传递给用户,你就有了一个杀手级应用:实时注释你周围的世界。当谷歌推出谷歌眼镜时,这种功能还没有准备好。

  亚马逊最近宣布,他们希望将Alexa整合到一系列智能眼镜中,这表明这些科技巨头还没有准备放弃可穿戴设备。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习惯于语音激活和与机器互动。到时候,智能眼镜与骨骼传导将比智能手机更方便。

  但从很多方面来说,谷歌眼镜最初的失败以及充满希望的第二春带来的真正教训,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是任何智能技术的开发者(从物联网到可穿戴电脑)都必须回答的问题:“我的智能手机无法做到这一点?”找到你的答案,正如谷歌眼镜企业版所做的那样,正如谷歌Lens那样,你才会找到真正适合你的产品。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