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副总裁离职 是危机四伏还是过眼云烟?

2018-05-18 10:38 网易智能

选自:AI商业周刊

  亚马逊前景十分可观,市值持续猛涨,但为何众多高管纷纷离职?是危机四伏还是过眼云烟?

  笔者认为,这些只是亚马逊黄金史上的短暂迷雾。其实亚马逊有一支非常神秘、稳定、最核心的高管团队——“S小队”,十余年风雨同舟,忠诚贝索斯。

  再往深一层看,亚马逊宛然一个游走在商业规则之外的独行者。它从起初的西雅图互联网书店,逐渐在零售、物流、消费科技、云计算,以及媒体和娱乐领域成为崛起的巨头,市值逼近8000亿美金。

  摩根史坦利预测:到2025年,亚马逊将继续高速增长,平均年复合增长率将达16%——该预测涨幅在其它同等规模公司是绝无仅有的。如果亚马逊能够达到这一目标,“它将成为现代商业历史上,扩张最为激进的巨头公司。”

  5月17日消息,据外媒CNBC报道,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负责信息产品的Alexa副总裁吉姆弗里曼( Jim Freeman )告诉亚马逊,他今年早些时候将辞职前往德国电子商务公司Zalando工作,而上级要求他留下来。但弗里曼没有让步,已于4月份加入了这家总部位于柏林的公司。

  弗里曼9年前第一次加入亚马逊,之前在Zalando多待了很短时间,他在内部得到了很多支持,因为他负责Alexa所有消息功能的开发,如音频和视频通话。此前,他还管理着亚马逊的整个视频团队,包括Prime视频和亚马逊工作室。

  亚马逊市值猛涨,为何高管纷纷离职?

  4月27日,亚马逊(AMZN)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业绩十分喜人。在本期内,亚马逊共录得净销售额510.42亿,相比2017年同期的357.14亿元上涨了42.92%;录得净利润16.29亿,相比2017年同期的7.24亿上涨了125%。

  自2012年以来,亚马逊的市值逐年增长,今日市值7827亿美元,已经超越谷歌的7690亿美元,剑指全球市值最高的苹果。

亚马逊市值近年持续上涨

  尽管亚马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和创纪录的股价,但一些高管仍选择离开,弗里曼的离职只是亚马逊近期高管离职浪潮的一个案例。

  2017年上半年,亚马逊网络服务副总裁吉恩法雷尔( Gene Farrell )离职,同年6月他希望成为位于华盛顿州贝尔维尤的一家公司Smartsheet的产品主管,该公司提供协作式的工作管理软件。

  根据Farrell先前签署的一项非竞争协议,亚马逊方面提起了诉讼,寻求临时禁令以阻止Farrell在Smartsheet工作。法官吉姆 ⋅ 罗杰斯于6月12日批准了这一判决。

  2017年7月,亚亚马逊负责Alexa和Echo两款最成功产品的副总裁麦克⋅乔治(Mike George)离职。乔治已在亚马逊任职近20年,最近负责亚马逊Alexa虚拟助手和Echo智能音箱,这两款产品是亚马逊当前最成功的两款产品。

  2018年3月7日,亚马逊Prime全球负责人格雷格⋅格里利(Greg Greeley)离职,并将加入短期租赁服务平台Airbnb,担任“房屋总裁”的职务。

  2018年5月,Snap在一份财务文件里宣布,公司的第一任首席财务官Andrew Vollero即将离职。他的职位将由亚马逊的老将蒂姆斯通(Tim Stone)接任,蒂姆斯通此前是亚马逊的财务副总裁。

  2018年5月,亚马逊英国电子产品主管杰米海伍德离职,将于下月加入Uber,担任该公司在北欧和东欧的区域总经理。

  近日,据知情人士透露,负责全球招聘的副总裁苏珊哈克( Susan Harker )因家庭成员的健康问题而请假。

  亚马逊前景十分可观,为何众多高管纷纷离职呢?

  一位因与亚马逊密切合作而拒绝透露姓名的科技投资者表示,部分离职的原因是希望承担更大的角色 ,很多人觉得自己在亚马逊无法展现自己的个性。

  例如,弗里曼现在管理着Zalando的所有技术工作。Farrell离开AWS加入了Smartsheet,并参与该公司最近的IPO路演,这是亚马逊无法提供的。杰米海伍德( Jamie Heywood )曾是亚马逊( Amazon )的董事,现在负责优步在英国的业务。就斯通而言,投资者猜测他可能对Snap的“周转工作”感到兴奋。

  总部位于西雅图的高管招聘公司HerdFreed Hartz的管理合伙人吉姆⋅赫德( Jim Herd )表示,亚马逊可能是一个长期艰苦的地方,因为它的工作文化往往比一些同行节奏更快,压力更大。

  “当你去亚马逊的时候,你就像在跑步机上——这真的是一刻都不能停,”赫尔德说。“这不是一个适合所有人的地方。”

  与此同时,由于亚马逊近年来取得了指数级的成功,对亚马逊高管的需求也显著增长。现在,他的10个客户中有9个选择亚马逊作为他们最喜欢的挖墙脚的地方。

  亚马逊股价越高,越多的公司要求亚马逊高管来帮助建立类似的增长文化。他说,很多离任高管后来加入了Airbnb、WeWork和优步等后期初创企业,这并非巧合。

  “在90年代,每个人都想要微软的高管。现在是亚马逊。”赫德说。

  一位硅谷招聘人员因在亚马逊工作而拒绝透露姓名。他表示,随着AWS和Alexa语音技术的突破性成功,近年来对亚马逊高管的需求有所增加。这位知情人士说,这两家公司已经将亚马逊的形象从一家简单的在线零售商转变为一家更为复杂的科技公司,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拥有大量有才能的工程师。

  这位知情人士说:“亚马逊现在涉足的领域非常广泛,它已经成为科技领域任何企业最渴望挖墙脚的地方。”

  高薪资也是另一个重要原因,亚马逊高管们得到了价值数百万美元薪酬报价。

  举例来说:Snap的新任首席财务官斯通( Stone )总共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薪酬——相当于去年美国最大公司中薪酬最高的第63位首席执行官的薪酬,也相当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特雅纳德拉( Satya Nadella )的薪酬。

  解密亚马逊“S小队”:十余年风雨同舟,忠诚贝索斯

  虽然亚马逊不断有高管离职,但其最核心团队依然十分稳定。

  去年12月,The Information网站刊文,揭秘了亚马逊管理层的组织架构。以CEO杰夫⋅贝索斯为核心,亚马逊建立了被称作“S小队”的最高管理团队。这些管理者分别领导着电商业务、云计算业务、Alexa和娱乐等其他新业务,以及财务、法务和人力资源等职能部门。

亚马逊“S小队”的最高管理团队

  在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顶级幕僚中,有十几人已经与他共事至少10年时间,而许多人在亚马逊的工作时间还要更长。这种稳定性有助于亚马逊开拓新的业务领域。

  具体来说,贝索斯有一支大约17人的高管团队,在亚马逊内部被称作“S小队”。他们在亚马逊的供职时间平均达到15年,而亚马逊公司创立才只有23 年。 对于企业高管,尤其是科技行业高管来说,这是罕见的忠诚度。相比之下,有着同样长历史的谷歌管理层经历过更频繁的动荡。

  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

  贝索斯的高级幕僚之一是有着18年亚马逊工作经验的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他负责亚马逊的全球消费者集团,拥有CEO的头衔。他运营着亚马逊零售业务。去年,该业务的净销售额为1240亿美元,占亚马逊总营收的91%。一些前员工表示,威尔克被部分内部人士认为是贝索斯未来的继承人。

  安迪⋅加西(Andy Jassy)

  安迪⋅加西是亚马逊AWS的CEO。云计算业务只占亚马逊营收的9%,但带来了很大一部分利润。亚马逊表示:“集市、Prime和AWS均是亚马逊大胆下注的领域,将成为我们的三大支柱。随着公司的增长,这三大支柱也在增长,我们认为应该改变这些业务负责人的头衔。”

  杰夫⋅布莱克本(Jeff Blackburn)

  杰夫⋅布莱克本(Jeff Blackburn)是亚马逊的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布莱克本于近20年前加入亚马逊,他此前曾短暂从事银行业工作。目前,他负责亚马逊内部的几个新业务,包括正在发展中的广告业务。今年,该业务的营收估计为16.5亿美元,到2019年预计将达到30亿美元。此外,他还负责亚马逊视频业务的发展。

  大卫⋅利普(David Limp)

  设备业务负责人大卫⋅利普(David Limp),他领导着快速发展、重要性不断上升的Alexa团队。

  此外,亚马逊总法律顾问大卫⋅扎珀尔斯基(David Zapolsky)也属于“S小队”,奥尔萨夫斯基也是如此。“S小队”的新成员包括杰伊⋅卡尔尼(JayCarney)。他于2015年加入亚马逊,负责企业传播和公共政策团队,亚马逊的美国政府游说负责人向他汇报。卡尔尼从2011年到2014年担任奥巴马政府新闻秘书。人力资源负责人贝斯⋅加莱提(Beth Galetti)是汇报给贝索斯的唯一一名女性,也是“S小队”中唯一一名女性。

  亚马逊——游走在商业规则之外的独行者

  亚马逊——游走在商业规则之外的独行者。它从起初的西雅图互联网书店,逐渐在5大领域中成为崛起的巨头:零售领域、物流领域、消费科技、云计算,以及媒体和娱乐领域。尽管也有诸如像Fire phone这样的失败案例,但其战略的构建,使它成功超越竞争对手抢占市场先机。

  从早先创建的AWS业务,到近期面世的Echo设备、Alex AI助手,亚马逊早已超越过去的“万货商店”,它成为了领先的面向消费者的人工智能和企业级云服务提供商。亚马逊在新兴市场的野心勃勃,意味着竞争对手必须对其一举一动时刻关注。

  亚马逊是美国最大得线上零售商,公司交易额约占美国零售市场交易量的5%,上市超过20年,市值继续膨胀,市场预期乐观。摩根史坦利预测:到2025年,亚马逊将继续高速增长,平均年复合增长率将达16%——该预测涨幅在其它同等规模公司是绝无仅有的。如果亚马逊能够达到这一目标,“它将成为现代商业历史上,扩张最为激进的巨头公司。”

  亚马逊电商、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服务(AI-a-a-Service) 业务线相互促进,互为补充,我们很难发现其中的缝隙。亚马逊一面展开人工智能大战的同时,另一面深耕5大领域,在印度和中东市场开始争夺电商市场。

  《万货商店:杰夫⋅贝佐斯和亚马逊时代》一书中描述:“亚马逊整体业务架构在贝佐斯的大脑之中,如同一台巨大的放大设备,将创意构思辐射到最大半径范围。我们几乎无法想象、没有了贝佐斯的亚马逊将会如何前行。目前,就贝佐斯是否培养接班人的问题尚未公开。”

  根据《经济学家》报道,除来自外部的激烈竞争,亚马逊可持续成长的最大威胁来自于亚马逊本身——在电子商务生态中一家独家的角色,可能引起监管者的高度关注:“如果亚马逊将其定位于电子商务基础设施的提供商,则将面临传唤的可能。”

  另一个问题则是,投资人期待已久的回报还要等多久?正如《时代周刊》2013年对此提出的质疑:

  “在上市的16年里,亚马逊通过了华尔街的特殊绿灯,能够专注在基础设施的扩建,业绩增长常常以利润为代价。尽管盈利甚微,股东仍然将亚马逊股价推向高点。”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