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未来工厂”里, 人类仅凭脑电波控制机器

2017-11-03 14:11:00 雷锋网 欣彤Iris 分享
参与

  当你走进这家“脑力工厂”报名参加工作的时候,你会被配备一个大脑扫描耳机并需要学会如何使用它。人们带上耳机使用标准的EEG电极来记录脑电波,而相关的软件可以分辨出特定的模式。这个工厂的监工解释说,这种脑机接口已经被编程来响应当你想象你手里捏着一个球时发生的神经模式。

  灵感源于工业革命的“脑力工厂”

  据雷锋网了解,脑力劳动工厂是由一名煽动者和“实验哲学家”乔纳森·济慈(Jonathon Keats)在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cole Polytechnique Federale de Lausanne,EPFL)合作建立的。不久前,展览在EPFL的ArtLab开放,这个工厂将在明年1月开始正式运营。渴望成为脑力劳动工厂的员工可以在明年1月之后参加在旧金山的Swissnex和波士顿的Swissnex的体验。

  实验哲学家显然不花时间在安静的图书馆写学术文章。相反,济慈回答了他与现实世界角力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个开放的空间中遇到可能的未来,”他告诉IEEE Spectrum,“我们可以身体和经验应对他们。”

   济慈的灵感脑力工作项目根植于工业革命,当时钢铁和机器取代人的汗水和肌腱。现在,济慈认为,我们正在经历一场认知革命,人工智能可能取代人类脑力。

  “工业革命引起的剧变表明,许多人在社会被新技术进步的情况下,会受到伤害和流离失所。”济慈说道。“我们需要有远见:我们需要思在这些新技术有能力决定我们的社会变成什么样子之前,思考我们想要和这些新技术建立起什么关系。”济慈希望在脑力劳动工厂工作的人能思考出他们未来想要什么样的技术,并将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那么,如何控制闪亮的机器与人工智能以及未来的工作有关呢?济慈表示,脑机接口(BCI)显示了人类与机器一起工作的方式,而不是人类被机器人淘汰。更重要的是,参与展览这三站的人们将体验三种不同的技术关系。

  三种由脑电波控制的机器

  这三种机器都是滑块曲柄的类型,济慈在一本名为《507机械运动》的维多利亚时代的书中发现了19世纪的机制。

  为了操作第一个也是最简单的曲柄,工人使用了eeg捕获的神经信号来打开机器并改变它的速度。工人看着机器开始根据人类思想的改变而移动,这种感觉仿佛魔法一般。同时也激起了对机器的敬畏,而这种敬畏来自于今天的人工智能杰作(如谷歌AI,它在三天内自学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围棋选手,没有任何帮助)。人们关注一项新技术所取得的成果,并想知道它是怎么实现的。

  第二种装置的齿轮使其机械地更为复杂,它的控制系统也会变得复杂。在这里,需要两名员工来操作,一个是利用脑电波来操作机器,另一个是负责调节控制设置的主管。主管可以改变BCI对神经信号的响应阈值,这意味着BCI可以基于弱信号激活机器(但也可能基于误报),或者它需要一个强大的信号,对操作员来说可能很难产生。济慈说,这个车站类似于打开人工智能的“黑匣子”。“我们今天的技术有这些隐藏的层次,这可能是我们不认识的假设,”济慈如是说。

  第三台机器人同样需要两位工作人员来操作。在这种情况下,主管在两个大脑信号之间做出选择,这两个信号是操作者可以用来运行机器的信号:要么是与他想象的手工挤压有关的信号,要么是需要集中注意力的,要么是相当累人的制造或者是使用与精神放松相关的阿尔法脑波的不那么精确的信号。济慈说,这一站代表着权力和动力的变化。根据操作员的精神状态,正如在第二站所显示的那样,主管可以“对在人类和机器之间发生什么样的交互做出明智的决定。”

  这三个滑动条都将旋转运动转化成线性运动,但是线性运动在世界上没有任何物理作用。没有任何东西移动到装配线上,什么也没有制造出来。

  济慈在与EPFL神经科学实验室合作创建了这个装置,据雷锋网了解,该实验室是专门研究BCI技术的。例如,米兰的团队最近建立了一个BCI,两名截瘫运动员曾经参加世界上第一个cyborg奥林匹克运动会,这是一个最近在文章中写到关于IEEE光谱的探险——《我们是如何在cyborg奥运会的大脑竞赛中获得金牌的》

  这一物理思维实验是济慈对科学和技术前沿的最新探索。他之前的项目包括购买和出售旧金山房地产,这是由弦理论提出的时空的额外维度,提供量子纠缠的仪式作为婚礼的替代品,并为黏液霉菌创建一个学术项目(目前在汉普郡学院进行)。

  由于济慈的作品具有广泛的创造力和趣味性,所以笔者认为人工智能不会很快取代他。如果他把他所有的艺术家的声明、照片和文章都输入到一个人工智能系统中,这将会很有趣,因为他的任务是在数据中找到模式,并产生类似的东西。但是我们有一个疑问,他能创造出世界上第一个人工智能实验哲学吗?

责编: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