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想取得人类的信任 眼神和动作很重要

2017-06-05 14:49:00 AI研究院 分享
参与

  

  当你想到机器人时,脑海中浮现的是什么画面?《银翼杀手》中的现实版吗?还是你最喜欢的电子游戏角色,例如Aldebaran和软银公司的机器人Pepper?

  尽管研究人员在机器研究领域取得了惊人的进展,但机器人在许多领域仍然落后于“同行”。其中最重要的是他们获得人类信任的能力。信任是我们社会的基础。无论含蓄地说还是明确地说,毋庸置疑的是,对彼此的信任构成了我们生活的基础。但是,随着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会产生什么变化呢?

  通常情况下,让那些外来的、非人类的事物去参与重要的任务,这本身就很难赢得人类信任。那么,我们怎样才能更加信任机器人呢?在它们身上所感知到的人性,在我们的情感中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在观察中建立关系

  所有的趋势都表明机器人在我们未来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科学家们对于如何打破这些障碍显然是非常关心的。例如,服务业已经在某些领域采用了面向客户的机器人。随着机器人变得越来越主流,我们必须弄清楚如何让它们真正融入社会。美国维尔茨堡大学和科布伦·兰道大学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旨在确定如何令人类对机器人更加友好。参与者通过三种方式与机器人互动:现实生活、虚拟现实及屏幕。在五分钟的测试中,Roboy这个机器人帮助组织了约会,并通过网络搜索,找到了一份生日礼物。数据分析显示,通过屏幕或虚拟现实观看机器人的参与者认为它更真实。他们还表示,通过这两种方式接触Roboy的参与者,认为它更加人性化。而与虚拟现实中的机器人互动相比,通过屏幕的方式接触则让Roboy获得了更高的人性化评分。

  研究人员指出,未来几年,很多人都会在服务业看到机器人的存在,很可能是在酒店或医院里。如今,大多数人只能通过电视或科幻小说来体验机器人,如果视角不对则容易令人类不信任机器人。这项研究对于减少质疑以及为未来机器人模型提供靠谱的设计选择,具有重要的意义。

  极端情况以及对机器人的依赖

  在某些地区和职业中使用机器人非常有意义,例如航天、深海探索和敌对军事区域等。不可避免的是,我们将继续发展用于这些领域的机器人,让它们更聪明,但是我们的信任度能和机器人的发展速度成正比吗?可以试想一下那些用于危险任务的遥控车辆,例如拆弹。我们中大多数人并不相信遥控车辆能和人类一样靠谱,尽管它们的确每年都能挽救很多人的生命。报告显示,与遥控车辆合作的人与他们的机器人伴侣形成了强烈的情感纽带。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一些使用爆炸武器机器人的士兵非常喜欢他们的机器人,他们会坚持每次都和同一批机器人合作。如果被要求换一台新机器人而不是修理旧款,这些士兵甚至会感到很沮丧。

  人类太过于人性化吗?

  让公众对机器人友好的关键可能是生活上的接触。人类通过真实的生活接触来建立起对机器人的信任,但当我们创造了更像人类的机器人时,信任会倒退吗?在上世纪70年代,日本机器人专家Masahiro Mori提出,人们只会接受类似人类的机器人。当机器人与人类的相似度接近某个点时,人类会撤退。然而,如果机器人超过了这个点,人们又会再次信任它们。

  这被称为恐怖谷理论,主要指的是,当面对一种看起来不太像人类的东西时,产生的那种微妙的不适感。而对一个外形与人类完全不同的机器人时,则不会产生这种感觉,因为人们永远不会把它看作人类。

  突破“恐怖谷”

  令人类对机器人怀有更加开放的态度,也许最好的方式是从外在着手。机器人也应该有人类的习性。例如,在交谈中,机器人应该眨眼睛并保持眼神交流,尽管时间不会太长。在交谈中,一般人会以较高的速度眨眼,并经常移动头部和眼睛以展示思维过程和情绪。

  说话时,它们应该用正确的语调来传达信息。如果用欢快的语气谈论悲伤的消息,就又会落入恐怖谷。同样,它们说出来的句子也不应该是完全直接的。大多数人类交谈时喜欢使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语言,加上一些语气词,例如“你懂的”、“就像是”、“呃”等。这些额外的词汇可以让对话感觉更自然。

  最后,机器人想要看起来更自然,那么动作就不能太精确。例如在前进的时候,它们应该稍微准备一下,在往前走的时候先后退一点。在目标路线上径直移动是很不自然的。另外,如果机器人需要移动四肢,那么应该从较大的关节开始动,然后再到较小的关节。虽然机器人移动手指时按它们自己的方式来更容易些,但实在太不像人类了。

  如果你的机器人没有脸部,那么就一定要通过动作来表达情感。用小而慢的动作来表达悲伤,用颤抖的动作表达害怕,用幅度大的动作表达开心。也许让机器人正确掌握这些需要花上一段时间,但非常值得为之努力。

  在完全建立起信任之前,人类和机器人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通过现实世界中的逐步接触,我们可以增加起对机器人的依赖。自然的动作和真实的日常体验都会增加信任。我们越快适应机器人越好。毕竟,他们正前所未有地大量进入劳动力市场。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