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微软要搞事情,AI不仅能搜索真实世界,还能做监工

2017-05-12 14:30:00 36氪 分享
参与

  未来,“老大哥在看着你”这句话,可能要改成“人工智能正在看着你”了。

  过去20年以来,影响最深远的发现,互联网和搜索肯定算一个。因为网络和搜索的出现,使得网上的一切的文字信息都能被检索,推断信息与信息之间的关系。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真实世界里面的东西,也可以被检索,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关系是怎么样的,那是个怎么样的世界?

  在微软Build 2017大会上,微软CEO纳德拉提出了上面的疑问。他说,未来,这样的事情,将可以在一家医院、一间工厂等工作场所中实现,而且,可以推断其中人物的关系,依靠的产品就是微软的概念产品Workplace Safety。

  纳德拉说,报告显示,大多数工作场景中的意外,如果事先发现,都是可以被预防的。如果利用摄像头和云计算技术,监控着工作环境,发现危险第一时间提醒并挽回,就可以阻止很多危险。

  微软现场播放了一个Demo,视角是工厂里的监控摄像头,一名工人不小心把油桶碰倒了。嗯,而且被摄像头小弟发现了,准确来说这位小弟的名字叫Workplace Safety。

Workplace Safety会给其他刚好经过附近的工人,警告他们要赶紧绕路,远离危险。

  当然,小弟检测到这件事之后,也立刻报告给负责的老大,老大的手机就会收到提醒,说:“储存区4发生漏油事件”,老大就可以赶紧处理了。

老大说,快提醒地勤队长清理干净,小弟就立刻传话,清理干净之后,会向老大报告。

  这样的功能也可以用在医院里面,Workpalce Safety如果检测到,某个病人在医院里到处乱逛,说时迟那时快,就走到了不应该去的地方,或者活动量超过了一天的推荐活动水平,护士就会收到提醒——快去救驾。

Workplace Safety还会同时推荐最短路线,让这名护士最快找到这位病人。

  氪星读者们可能有点不耐烦了,说好的搜索现实世界里面的东西呢?

  稍安勿躁嘛,既然能够识别,搜索也就不难了。我们来到一个满目狼藉、东西乱放的建筑工地中,这时候,一名帅气的大叔想找一台热锯,可是环顾四周,似乎都木有找到。他就拿起手机,跟Workplace Safety说:“给宝宝看看最近的热锯在哪里?”

  Workplace Safety说,报告老大,热锯在2A区。这位小哥这时候就说,找个有授权又可以送过来的人送过来呗。然后小弟就找了一个看起来没什么事干的人把锯给送过去了。

  这样的搜索功能,微软的传播总监Andrea Carl,也就是下图这位美女,也现场展示了一下。微软在大会现场弄了两个场景:一个建筑工地(construction yard),一个车间(workshop),Andrea Carl问了一下Workplace Safety手提锯在哪,后者就回复说在工地上。

  不过,这位美女说其实工作间里也有一个手提锯,不过在工作间现在没有部署物体识别功能,而建筑工地场景,系统则部署了人和物识别的模型,所以在系统没有识别在车间的手提锯。

  如果后台工作人员,在系统上部署了这个功能,系统就会自动开始识别,可以看到,车间里面的手提锯是竖着放的,灰常危险,Workplace Safety就立刻提醒折痕危险,小哥把锯放好之后它就淡定了。

  你还可以给这小弟部署规则,比如,只有有权限的人,才可能用工具。这时候,一个一脸猥琐、带着蜜汁微笑的小哥进来,乱碰工具,就被警告了,可是老员工用就木有事情。

  最后,Andrea Carl总结,有了这个产品,你可以在搜索现实世界里面的人、物、活动,还能根据安全需求,给他们制定规则。

  上面展示的搜索功能,本质上其实就是图像识别功能,这跟百度将人工智能运用到图片搜索的原理可能有点像,也已经有不少创业公司,用类似的技术尝试搜索视频中的内容。

  话说,我跟氪星人讲这个技术的时候,某氪星人问我,如果我在衣柜里找不到一件衣服,它能帮我找到吗?

  额……这个功能的关键似乎要有两点:首先,系统要能识别这个东东;第二,系统要看得见这个东东。如果物体别遮挡了,估计就很难找得到了。不过,如果一直在监控,比如宝宝某天把钥匙放在抽屉,可是忘了,问这个AI助手,虽然它也看不到抽屉里的钥匙,但它是不是能根据之前的“记忆”,推测钥匙可能在抽屉里呢?

  当然吼,这个听起来时时刻刻监视你的人工智能“监工”,不太适合放在家里,毕竟它背后的技术用到的微软云计算的能力,也就是这些影像很可能都在云端被处理,无论你做什么,它都会拍下来。同样,为了安防,类似的技术很有可能会被用到其他公共场所中,这可能意味着,在政府眼中,公共场所中,每个人都在被监视。

  此外,即便这个Wrokplace Safety的产品不太适合用在生活场景中,但用于生活的人工智能产品还有很多,比如,纳德拉的演讲中有这样一个场景演示,有人在家里通过Cortana检查行程安排,坐自动驾驶汽车上班,车子会自动避开拥堵。当她无法准时参会时,Cortana会询问其是否应该在会议上向其他人发送信息,通知他们这个人会迟到,甚至会在汽车中召开远程会议。

  显然,就算没有摄像头,人工智能也可以通过一系列的用户行为,来获知你的动向。未来,人工智能确实就是无处不在地监视着你哦。

  就连纳德拉,也在开始介绍微软产品之前,提醒程序员应该记住,他们的产品“会对社会产生深刻的影响”。纳德拉说,开发者应该仔细思考他们的创作中潜在的“意想不到的结果”,不能让奥威尔和赫胥黎作品中提出的“反乌托邦社会”实现。

  奥威尔在《1984》中预言,有一天,技术将被“用来控制和规范”群众;而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则指出,技术可以为公众创造无休止的分心事物,导致人们“没有意义或目”地生活。

  

  这些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不属于我们想要的未来。

责编: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