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自动驾驶世纪之争为何戛然而止?卡兰尼克功不可没

2018-02-11 08:26:00 网易科技 分享
参与

  当地时间周五共享出行公司Uber与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Waymo意外就自动驾驶技术纠纷一案意外达成和解协议,Uber确保不会使用Waymo的自动驾驶技术,并向后者支付0.34%的股权。以Uber公司目前的估值计算,Waymo所获的的股权价值约为2.45亿美元。这也意味着Uber与Waymo之间的法律纠纷终于尘埃落定。

  本周共享出行公司Uber与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Waymo的技术纠纷案正式开庭。正当前Uber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 )出庭作证之时,Waymo律师凯文沃森(Kevin Vosen)私下却提出了一个和解要约:Uber能否向Waymo支付价值5亿美元的股权,并允许第三方机构审查其自动驾驶汽车的软件系统?

  仅仅在几天之后,Uber与Waymo就这一数字的一半达成了和解协议,自动驾驶技术领域的世纪之争也嘎然而止。彭博社日前采访了熟悉案情的内部人士,对幕后谈判进行了详细报道,也说明了为什么两家公司在诉讼中采取了如此不同寻常的方式结束战斗。

  周二,当Waymo提出5亿美元的和解邀约时,Uber公司现任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和律师托尼⋅韦斯特(Tony West)均认为这是一笔相当划算的交易。因为就在去年10月份,Waymo要求赔偿10亿美元。对于Uber的新管理团队来说,他们的主要精力是清理卡兰尼克留下的烂摊子。相比于为新晋投资者软银集团提供的股票折扣,掏出另一小部分股权用于消除过往的负面影响对于Uber来算不上一个很大的代价。

  而若要因为是否窃取Waymo的商业机密而在法庭上公开对质,可能要拖延多年时间,这对于Uber来说并不划算。科斯罗萨西想要在明年让Uber公开上市,他也不想要有任何法律方面的风险。所以他和韦斯特在星期二晚上把这个和解提议提交给了Uber董事会,要求他们提供支持。

  然而Uber董事会拒绝了这笔交易。仍然是董事会成员的卡兰尼克想让案件继续下去。他告诉其他董事他已经准备好自卫。卡兰尼克一直坚持他会在法庭上得到平反。

  此外除Waymo在法庭上公开祭出的观点之外,Uber董事会并未发现什么特殊之处。而此时Uber甚至还没有开始进行自我辩护,Uber的律师团队也认为案件进展顺利。

  这一次,Uber需要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为其发声。

  卡兰尼克在星期三出庭作证,Waymo的律师们并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当Waymo聘请的律师查利范霍文(Charlie Verhoeven)试图通过举证卡兰尼克想要自动驾驶汽车的“作弊码”让其难堪时,卡兰尼克从容应对了这一切。范霍文还向法庭展示了莱万多斯基的一条短信“你需要进行这场演讲;-)”,同时还附带了1987年电影《华尔街》中角色迈克尔⋅道格拉斯“Greed is good”的演讲链接。当问及卡兰尼克是否看过收到的短信和链接时,卡兰尼克笑了笑说他认为他以前相关的剪辑和电影。

  在周五案件达成和解之后,法庭上的两名陪审员表示,他们对卡拉尼克在证人席上的冷静印象深刻。

  “他回答了每个问题,格外冷静,”陪审团成员、配镜师Miguel Posados说。

  一位卡车司机史蒂夫⋅佩拉佐(Steve Perazzo)说,卡兰尼克“看起来真是一个好人”,也是“一旦有了想法就会坚持到底的人,想做到全世界最好的人”。

  卡兰尼克出庭作证之后,两家公司之间的谈判继续进行。对于Waymo的母公司来说,确实有一个棘手的可能性:如果这个案子还要继续下去,那么以避免风头而闻名硅谷的Alphabet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将被要求出庭作证。

  Waymo的律师还希望通过与Uber的和解协议扩大战果,Uber保证的不仅仅是不再使用Waymo的自动驾驶硬件(本案的诉讼焦点),而且也不能使用Waymo的任何软件技术。Waymo要求由第三方机构对Uber进行独立审查,以确保其不会使用自家的技术。而相比于数十亿美元的收益,母公司Alphabet更关心知识产权问题。

  周四晚上,就在Waymo法律团队计划披露与案件相关的更多技术细节的前一天,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 Waymo将获得对Uber自动驾驶技术的独立评估,并获得后者0.34%的股份。这笔款项大约相当于Alphabet所持有Uber股份的4%左右。以Uber目前的估值计算,股票的价值从1.53亿美元到2.45亿美元不等。

  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教授埃里克⋅高德曼(Eric Goldman)表示,经过一周的审判,双方都有理由达成和解协议。

  他解释说:“Waymo难以明确案件的关键要素。 “另一方面,Uber已经带着很多包袱进行应诉,而看来继续下去对Uber并没有任何好处。

  但审判结束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对两名陪审员采访时他们似乎非常失望。他们希望听到来自Waymo公司的明星工程师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的出庭陈述,Waymo指责他与卡兰尼克合作窃取了月有关自动驾驶技术的数千份专有文件。

  根据他在两家公司宣布和解之前所听到的证词,佩拉佐说他正在“倾向于”相信莱万多夫斯基窃取了Waymo的商业秘密,而且卡兰尼克也清楚这一点。

  法官没有告知陪审团的是,莱万多夫斯基拒绝通过就该案进行合作,声称他有反对自证的宪法权利,即便作为证人也会这样做。

  最后陪审员佩拉佐说,由于不必在硅谷巨头之间做出选择,所以他感到非常欣慰。

  他说:“这两家公司都很棒,而且在审判进行的过程中我感到非常吃惊。我不想就任何一方作出抉择,我想对于他们达成和解的事实感到非常欣慰,我不必选择任何一个。”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