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Waymo成长史:“虚实”结合成就行业领军

2018-08-25 12:40 雷锋网

  Stephanie Villegas 第一次见到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是在她工作间隙的休息时间,而那辆长相奇怪的丰田混动车改变了一切。“当时我正在享誉世界的谷歌厨房品尝着美食,那辆普锐斯顶着一个旋转的桶开过来并停在了餐厅外面。”她回忆道。当时的谷歌自动驾驶项目才起步没多久,谁也没想到它能长成 Waymo 这样的参天大树。“那时这个项目还非常神秘。”Villegas 解释。 事实上,2009 年正式立项的谷歌自动驾驶项目当时在公司内部也是严格保密,它甚至有个“司机”(Chauffeur)的代号。

  2011 年才正式加入谷歌的 Villegas 最初供职于 Google X 试验室的“室内导航”项目,但不久之后,这辆外形怪异的普锐斯就让这位加大伯克利分校的美术高材生走出了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不过,这一切还得从一次偶然的“顺风车”说起。看到这辆“怪车”后,Villegas 凑了上去,当时操作员正准备开车去越野赛道,而他们的后座缺个“压仓物”,于是她大胆的坐了上去。

  经历了几分钟“要把人脑浆子都甩出来”的体验后,Villegas 却一点都不害怕。她表示:“如果你们要招人,可别忘了通知我。”后来,她真的入职了谷歌。

  不过,在伯克利学习绘画,毕业后还进过画廊、贸易公司和服装店的 Villegas 到了这里却干上了测试车操作员,对于一个非工程师和学院派出身的人来说确实够非主流的。

  这样的跨界也是谷歌这个“工程师天堂”的常态,只要你能为这艘巨轮带来新鲜血液,谷歌愿意为外部人才创造空间。

  对 Villegas 来说,这家公司为她提供了原本想都不敢想的发展平台。

  谷歌是如何在加州中部谷地发现 Castle 测试场的?

  Villegas 回忆称,当年谷歌自动驾驶团队一直是将就着搞测试,它居然在谷歌园区的停车场工作了半年。如果海边的圆形停车场没人了,它们还会去那里试车。

  在 Villegas 看来,自动驾驶部门已经摆脱了传统的指令控制管理系统。当团队决定要测试公路环境时,她直接去亚马逊上购买了一些小道具,包括仿制品、锥形桶、假植物、儿童玩具、滑板、球类等等。随后它们终于开始解决现实问题了。

  如果测试车撞翻了垃圾桶,工程师反而会兴奋的要死,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情景规划生效了。Villegas 回忆道。

  不过,这样“凑合着过”无法长久,春季各路音乐会、演唱会齐上阵后,谷歌再也无法“蹭”海边的圆形停车场了,Villegas 正式开始寻找新的测试基地。

  最后,谷歌自动驾驶团队在离总部 130 英里的莫塞德县找到了一个退役的空军基地。

  Villegas 和同事发现 Castle 空军基地时,这里已经停用超过 10 年,而占地 50 英亩的 Castle 早已年久失修。好在,谷歌自动驾驶团队的出现让这个冷战遗孤重新焕发了第二春。

  多年之后,谷歌自动驾驶项目改名为 Waymo,估值高达 1750 亿美元,商用车辆即将落地,而 Castle 的占地面积也扩大到了 91 英亩。

  入职时只是测试车操作员的 Villegas 也成了结构化测试部门的负责人,她的任务则是设计各种方法来让机器“驾驶员”紧张起来,而这位“驾驶员”就是十年时间里累积了 800 万英里测试里程的激光雷达、传感器、计算机和软件综合体。

  Villegas 能接触到 Waymo 所有强大的高科技资源,但她的工作方式可不像科幻小说里描写的那样。

  “测试场开始扩张时,它附近是一片大荒地。”她说道。“不过我们想要附近有真实的社区,这里不但要有各种死胡同,还得有铁路穿过。我还专门和市政规划部门做了沟通,希望 Waymo 的想法不要落空。说实话,做这些工作时,我只需要一支笔和一张纸。”

责编:张阳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