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被捕事件引发日本社会对日企高管收入的关注

2018-12-05 14:06 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据《日本经济新闻》12月5日报道,受日产汽车前会长卡洛斯·戈恩被逮捕事件的影响,日本社会出现了对公司董事薪酬过高的批评声。然而,如果对比全球主要企业首脑的薪酬,日本仅为美国的1成左右,在国际上处于较低水平。在包括经营者在内的争夺人才的全球竞争中,日本企业可能因此而落于人后。有观点指出应将日本公司的董事薪酬调整为适当水平,与此同时,使决定过程变得透明等的举措也将成为课题。

  按已公开的数据显示,戈恩2017年度的薪酬包括法国雷诺和三菱汽车支付的部分在内,达到约1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6亿元)。其中,从日产获得7亿3500万日元,占日产董事薪酬整体(18亿5700万日元)的约4成。由于戈恩的薪酬涉嫌少申报,因此占整体的比率有可能更高。

  此外,戈恩还存在“侵占”有关投资资金和公司经费的嫌疑。据称戈恩要求海外子公司在巴西和黎巴嫩购买用于自家的住宅,还与姐姐签署有名无实的顾问协议,向其支付薪酬。

  虽然各种问题被指出,但戈恩的薪酬金额在国际上并非特别突出。半导体巨头博通(Broadcom)支付给首席执行官(CEO)的薪酬约为117亿日元,广播巨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约为79亿日元,旅行网站猫途鹰(Trip Advisor)约为54亿日元——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统计显示,在美国,2017年很多首席执行官(CEO)获得了高额薪酬。

  从大型汽车厂商的CEO来看,美国通用汽车约为25亿日元,而美国福特汽车约为19亿日元。即使是在因社会主义风潮而对高额薪酬持批评态度的法国,医药巨头赛诺菲和化妆品巨头欧莱雅的CEO也获得约12亿日元。

  日本的董事薪酬的平均水平大幅低于海外。美国咨询公司韦莱韬悦(Willis Towers Watson)汇总的2017年度日美欧主要企业的CEO薪酬显示,与美国的14亿日元相比,日本仅为1.5亿日元。与德国、英国和法国相比也仅为2~3成的水平。

  受“1亿总中产”时代的影响,日本人对收入差距的抵触感强烈,因此避免高额薪酬的经营者很多。在日本,如果薪酬达到1亿日元以上,需要以另外的名义公示,因此将薪酬控制在“9990万日元”左右的情况也不在少数。还存在与业绩和股价联动的“激励薪酬”的比率在国际上较低这一差异。

  低增长高薪酬

  这造成了一个结果,那就是让日本的董事薪酬产生了“不易提高性”。日本国内上市企业2017年度的董事薪酬合计约为8800亿日元,比2010年度增长31%。但是,薪酬并未实现如业绩般的增长,结果董事薪酬占净利润的比率在同一期间从4%降至1.95%,减少一半。

  从个别企业来看,薪酬和业绩的关系也很模糊。《日本经济新闻》根据东京商工调查(Tokyo Shoko Research)的数据计算了日本国内100家主要企业的董事人均薪酬,并分析了薪酬与容易反映业绩动向的总市值的关系。结果显示,在2017年度内“总市值增加但薪酬处于低位”的公司达到2成。另一方面,“总市值增长放缓但薪酬处于高位”也接近2成。

  其中,日产总市值增长约3%,处于低增长状态,但薪酬金额达到约2亿700万日元,超过整体的平均值。如果戈恩的薪酬被少记载,“低增长、高薪酬”的程度将更加突出。

  仅26%企业设置薪酬委员会

  日本的董事薪酬还存在“决定方式不明确”的问题。从日本来看,薪酬总额虽需要股东大会的批准,但关于如何分配,“完全由社长决定”的企业很多。这是因为薪酬在历史上处于较低水平,未被要求进行深入的讨论。

  另一方面,美国上市企业则将设置“薪酬委员会”作为一项义务。薪酬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外部的专家等,在保持客观性的同时,敲定董事等个人的薪酬。在日本,设置薪酬委员会(包括自主引进)的只有日立制作所和普利司通等932家企业。仅为全部上市企业的约26%。日产也没有薪酬委员会,据称戈恩“自主”决定自身的薪酬。

  “具有透明性和紧张感的薪酬制度是竞争力的源泉”,日本一桥大学的特聘教授伊藤邦雄指出。包括外国人在内,要吸引优秀的经营者,日本的董事薪酬有必要不断调整为不逊色于欧美的水平。比如,通过灵活设置薪酬委员会等提高透明性、寻找更容易获得利益相关人士认可的方法等,制度的合理设计将成为第一步。

责编:樊俊卿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