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美国梦!硅谷精英中刮起了一股“回国风”

2018-01-15 13:56: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智能综合报道】几年前,王翌心里装着美国梦。那时,他刚刚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在谷歌找了一份工作,并在硅谷买了一套大公寓。

  2011年的某一天,他让妻子坐到餐桌旁,告诉她自己想回中国。他对于担任这家搜索巨头的产品经理已经厌倦了,渴望回到家乡创办自己的公司。不过,要说服妻子放弃温和宜人的加州回到雾霾笼罩的上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刚刚发现她怀孕了,”现年37岁的王翌回忆起那些在公寓里来回踱步的日子时说道。“决定作出前那几周的日子非常难熬,但最终她明白过来了。”

  王翌

  王翌的行动取得了回报:其广受欢迎的英语教学应用流利说去年7月筹集资金1亿美元。越来越多像王翌这样的硅谷精英因为憧憬着光明的事业前途而回到中国。这个空前趋势让Facebook、谷歌等硅谷的中坚企业日益感到不安。

  在中国企业谋求全球扩张,中国力争主导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下一代技术之际,受过美国教育的中国人才正在成为关键的推动力量。中国留学生曾经对海外工作机会和外国国籍梦寐以求,如今许多人则更加看好国内的职业机会。如今,中国拥有大量的风险资本,政府出台了各种金融激励措施鼓励开展尖端研究。

  “人才的流动越来越明显,因为中国的创新势头确实正在变得更加强劲,”史宾沙公司猎头祁瑞峰说。“这只是开始。”

  曾在国外工作或学习、回国时间足够长的中国人有一个专门的称呼——“海龟”。曾几何时,能在一家美国科技巨头任职可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但现如今,腾讯、今日头条等本土公司也享有崇高的地位。在中国以外鲜为人知的搜索巨头百度将前微软杰出人物陆奇纳入麾下,负责百度人工智能事业,陆奇也成为近年来最受瞩目的归国人士之一。

  陆奇

  阿里巴巴集团的盛装亮相是一个催化剂。这家电商巨头2014年进行了全球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其纪录迄今无人打破。阿里巴巴和腾讯目前已位列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与亚马逊和Facebook比肩。中国的风险投资堪与美国媲美:全球估值最高的5家初创企业中有三家总部设在北京,不是加州。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仍在美国一意推行限制移民的政策,抵制海外留学生和外国人就业。

  根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以及智联招聘2017年对1,821人的调查,科技已经取代金融成为吸引海外归国华人最多的领域,占所有回国人员的15.5%,高于2015年调查的10%。2016年海外(主要是美国)归国留学生人数比2013年激增22%,达到432,500人。

  也不是所有人都放弃硅谷。根据领英2017年的报告,全美AI工程师超过85万,其中7.9%是中国人。这里面自然还包括了很多与大陆联系不多或没有兴趣在中国工作的华裔。虽然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6%不到,但美国的华裔AI工程师人数超过中国的AI工程师数量。

  谷歌加州总部猎头公司Global Career Path的联合创始人吴杰过去三年为中国企业挖来了超过100名计算机工程师。吴杰最初只是在网上建立面向学生的社群,后来逐渐发展了猎头事业。现居旧金山的他从十几个微信群里寻觅人才线索。

  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吴杰说,微信目前是跟踪圈内资讯和宣传线下活动的很好渠道。吴杰此前为阿里巴巴、京东、携程都举办过招聘活动。

  在中国实施史上最严网络监管之际,要想从苹果或谷歌挖人才回国并非易事。不过国内的科技巨头也有三件利器:更快的涨薪速度、发展机遇,以及“回家”的感觉。

  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的黄金时代,有些时候薪资甚至超过了美国。据称一家初创公司对AI工程师的开价是包括现金及股票在内,四年高达3000万美元。

  对于那些不愿放弃美国舒适生活的工程师,中国企业也有方法,那就是把办公室安在美国。阿里巴巴、腾讯、滴滴出行和百度等各自新建或扩大了在硅谷的实验室。

  员工和访客漫步在阿里杭州总部

  不过,事业发展机会其实还是中国国内更多。虽然中国工程师在硅谷也是一支重要力量,但普遍认为中国工程师向上发展的机会相对较少,这种现象被称为“竹子天花板”。

  风投企业GGV的管理合伙人童士豪(Hans Tung)表示,越来越多硅谷的中国工程师在工作更长一段时间后发现,加入一家快速发展的中国公司对自身的事业发展会有利的多。在谷歌、领英、Uber、爱彼迎(AirBnB),都有中国工程师在思考自己是该离开还是留下。

  对一些人而言,相比职业前景,更吸引他们的是在中国可以获得的私密数据以及做实验的空间。微信当初只是腾讯的一个小团队,在几个月时间内开发出来的,如今其发展之迅猛成为了反映企业内部创造能力的标杆范本。现代计算机技术离不开大数据的驱动,而体制因素让中国民众对于信息共享的担忧不如西方人强烈。比如,中国本地的初创企业商汤科技(SenseTime)就和中国公安部门有合作关系,追踪面部特征及种族等各种信息,帮助中国建立堪称全球最复杂范围最广的智能监控系统之一。

  中国7.51亿的互联网用户相当于一个巨大的培养皿。对于那些有志于把理论变为现实的科技人才来说,充沛的资金和海量数据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责编:梁爽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