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已“孤独”了太久 谁能成为挑战者?

2018-05-11 14:19 环球网 张阳

  【环球网智能报道 记者 张阳】5月7日下午,历经一个多月的大疆融资“大戏”终了,领投方(约五六家)将定增额度瓜分完毕,每家出资至少一亿美元起。而之前是有超过100家投资机构欲参加融资竞价,每家交了10万美元保证金。这种霸气和底气在中国公司中是不多见的。

  不过,这也再度点燃了记者心中萦绕已久的一个疑问:再强的公司也有竞争对手,互联网里尚有BATJ四巨头,在消费级无人机这个领域里,为何只有大疆?第二名是谁?到底谁能成为挑战者?

  而近期有消息传出,同样立足深圳的普宙无人机也在进行融资准备,那么它会成为挑战者么?记者专访了创始人黄立先生。

  天生优势

  作为华中科技大学的工科高材生,黄立一直执着于高精技术,创办高德红外,并成功IPO,成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他也亲自带领科研团队,研发出了红外热成像核心探测器,有报道称西方国家一直封锁这项技术长达40余年,因此探测器在业内被誉为“中国红外芯”。

高德红外和普宙无人机创始人 黄立

  设计和制造消费级无人机是高精尖军用飞行器技术的下移,出于对研发对技术的执着追求,也看好无人机市场,作为总设计师的黄立快速搭建起相应的技术团队,在2015年二次创业投资2亿元人民币成立了普宙无人机公司。

  当然,黄立对于无人机也有着自己的理解。

  “首先,我们希望做出各方面性能更好,第二个方面能做出更有品味的无人机,做出一种无人机的生活。无人机作为一种消费级的产品,不应该只是一堆冷冰冰的技术集合,它应该是一个体系,或者是一套更高雅的生活方式。”

普宙无人机产品周边

  带着这样的理解,以及之前高德红外的雄厚技术积累,2015年4月才成立的普宙无人机,当年年底就拿出了第一款产品BYRD——全球首款折叠无人机,这个产品一出现就在行业内引起了震动,并拿下了2016年CES展上的创新提名奖,该奖项在全球范围内仅授予2款产品。

  核心竞争力

  黄立坦诚说,进入这个市场后,我们对市场认识有偏差,确实走了一些弯路。但一旦意识到了问题,他的个性是二话不说立刻改,不过也正是这次“试验”,让黄立认识到了做好无人机两个必备技术条件。

普宙第一代产品BYRD

  黄立说:“一个是技术的完整性,无人机所涉及到的技术链是远超旁人想象的,涉及到的技术门类纷繁复杂,比如涉及到飞行器的设计技术、空气动力学、飞控技术、高清记录成像、云台技术、图传技术等等,这些都需要大量的科研人员,一般的企业很难将所有的技术都掌握;另外一方面就是高度集成的单芯片才能实现消费级无人机的完整性能,如果飞控用飞控的板子,图传用图传的板子,会导致无人机在体积、重量、性能等各方面的控制上都不能尽如人意,体验自然也不好。”

  黄立表示,目前在这两项核心技术条件方面,业内只有大疆和普宙能做到。

普宙第二代产品O₂

  历经两年时间的开发,2017年发布了真正代表了普宙技术水平的O₂系列无人机。O₂、O₂ PLUS和O₂ X三个版本,这系列产品的创新点在于——全球首款滑道式折叠便携无人机。这三款机型均配备4K超清视频、光流与声波定位、3轴机械增稳云台、滑道式折叠设计、精准双目避障、20mins续航等功能。功能上满足了普通大众以及户外发烧友的不同场景下的使用需要。并且,这一系列增加了“SMART SHOT”等智能拍摄模式。其中,极客版的O2 X更是利用了军用跳频抗干扰无限数据传输技术,图传距离达到了10公里,无论是在距离还是在抗干扰方面都领先于业内水平。

  而这才是普宙的开始,黄立在专访中透露,目前正在筹备新一代产品,体验感会比O₂更好,但目前还在保密阶段。

  挑战大疆?

  有了核心竞争力的普宙,依靠着自身的家底度过了最初的成长阶段,迈入成熟期的普宙,也必然会有新的成长烦恼。首先是成长壮大需要更多的资金,这就需要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其次,成长之后,避无可避的竞争对手,占据了70%市场份额的霸主——大疆,普宙的机会在哪里?

  黄立认为,“首先在核心技术层面,普宙已经有绝对的自信,这是成功的起点,也是必备条件;其次,市场方面,无人机本质上还是一个消费电子产品,但就像手机一样,即便是有苹果一家独大,也还有华为、小米、三星等等众多厂商存在,而且无人机还并没有手机那么高的品牌渗透,普宙绝对有不小的市场机会。”

  谈及普宙未来是否会上市,因为黄立有过公司IPO上市的经验,所以从普宙成立的第一天,他就特别强调企业的规范化运营,无论是财务或是法务方面,都有专业化的团队进行规范管理。

  “我们做好技术和产品、市场方面一旦有所斩获,企业规范化又不是问题,IPO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黄立说。

  无人机领域的安卓与苹果

  在无人机行业里的另一个不可忽视的方向就是行业无人机,其应用方向五花八门,像是公安、交通、武警、乃至教育、森林防火、景区管理等等。而每个行业的需求往往又有其独特性,比如有的需要高清拍摄,有的需要红外成像,有的又需要重载荷。

  黄立对行业无人机的应用前景同样看好,也因为行业无人机的需求多种多样,他提出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安卓模式。简单来说,黄立认为,大疆在无人机领域毫无疑问是个巨头,就像手机行业里的苹果一样,但普宙强调的是安卓平台化战略,把无人机的软硬件体系适合开源的完全开源,做成性能优、摄像和载荷齐全、智能化水平较高的通用无人机平台,将所有设计接口资源向用户开放,吸引一些公司来形成联盟,与大疆抗衡。

  “行业无人机有非常多的细分领域和细分需求,靠一个厂商的通用型无人机是不能包打天下的,这个市场需要大量的无人机公司,同样不管多小的团队,也都能利用平台的能力,快速的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无人机服务,而这也恰恰是大疆做不到的。”黄立向环球网科技记者解释道。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在科技行业从来都不是只有独角戏,有竞争、有同盟,才足够热闹。而近年来最火的一个词恐怕就是生态,可能大家都明白了一花独放不是春,只有百花齐放方才春满园的道理。无人机的发展才刚刚开始,这个市场足够广大,容得下更多玩家,是时候有人来挑战大疆了!

责编:张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