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发达国家芯片AI领先 数字化或秒超中国

2018-05-29 09:32 网易科技报道

  5月28日,在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在“数字经济”高端对话的论坛上发表演讲并参与对话,数字经济发展不单要看前端的应用,更要重视基础研究。目前发达国家在新芯片、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遥遥领先,很可能在未来秒超过中国的数字化进程。

  他表示,在数字经济方面,腾讯做了很多探索。这轮互联网崛起,中国在一些方面遥遥领先其国家,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很快,资费一直在下降。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激烈竞争,也推动了正支付应用。但是数字经济不能看前头,还要看根基。当企业大了之后,开始更关注大环境发展。目前发达国家在基础研究方面,比如芯片、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领域遥遥领先,别人很可能秒突破你,这个中国数字化进程的很大威胁,所以要重视基础研究。

  以下为马化腾演讲全文:

  尊敬的志刚书记,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媒体朋友,

  大家上午好!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来到贵阳来参加数博会,在这四年里面贵阳有很多新的变化,其中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个城市越来越有活力,越来越年轻了。这个不单是一种感觉,我们可以从大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我们根据微信、QQ最近这几年的大数据统计分析,年轻用户的分布和流动情况来反应不同城市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比如说今年春节期间贵阳16岁-35岁年轻用户占比非常高,我们也观察到春节后贵阳仍然有不少年轻用户从其他城市流入。可以说基于这些大数据,在今年的QQ全国城市年轻指数排名中,贵阳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城市。年轻人为什么喜欢这个城市呢?具体原因我现在也不知道,但是我们能看到的是贵州这几年的经济社会发展非常快,尤其是大数据产业更是实现了弯道超车。我最近和其他省很多领导沟通,他们都提到了“贵州模式”,纷纷表示赞赏。

  过去大家觉得贵州山多交通不便,阴雨天气比较多,今天来看这些缺点反而成了得天独厚的优势。最近几年国内外不少互联网和科技企业纷纷在贵州建立数据中心,大数据已经成为贵州的一个新名片。目前,腾讯在贵安新建的七星数据中心开始投入一期试运行,今年下午我会去现场参加启动仪式,就在两座山体之中,地理位置非常安全隐蔽,山洞温度较低,周边水电资源非常丰富,能够降低能耗,未来腾讯要把重要的数据存储在这里。目前大数据产业在贵阳集聚,未来将形成新的数字生态。

  接下来我想谈谈对数字生态的看法,2015年中央政府报告首次出现“互联网+”,去年提出数字经济,今年更是提出了数字中国。我认为,“互联网+”是手段,数字经济是结果,而数字中国或者说网络强国是目标,它们是一脉相承的。之前我也用“一横、一纵、一新”来描绘这个过程,今天我想从数字化进程的三个角度谈谈对数字生态的理解,分别是数字化广度、深度和精度。

  第一,先谈一下数字化的广度。

  这两年我们看到数字化进程已经从经济的领域迅速扩展到民生、政务等等领域,正在覆盖社会经济的方方面面。我们把腾讯关注的数字经济这几个方面归纳为五个生,民生政务、生活消费、生命健康、生产制造和生态环保。数字化的广度正在前所未有的拓展,过去从对消费端toC的用户已经覆盖到企业toB端的用户,甚至包括政府机构toG端的用户,腾讯希望为C端、B端、G端不同类型用户做连接和“桥梁”。

  数字化广度首先要解决普惠的问题,举一个案例,大家熟悉的微信,今年春节全球月活跃用户突破10亿,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个在全球超过10亿月活用户的互联网产品和服务。微信将PC年代没有成为网民的很多用户,比如说上了年纪的父母变成互联网用户,让老年人开始享受数字生活的便利,这在十年前非常难以想象。此外我们通过参与信息无障碍标准等努力,努力帮助残障人士使用互联网服务。

  从国家统计数据看,现在全国网民规模超过7.7亿,很大上得益于移动网民的增长。可以说中国网民的普及率已经超过全球的平均水平,但是我们还看到还有一小部分中国人仍然在数字世界的门外,因此如何帮助他们更快跨越数字鸿沟,需要社会各方的努力。我了解到贵州这在几年里,网络基础设施上投入力度很大,目前行政村百分之百通4G网络,98%通了光纤,这就是未来发展创新的基础。在工业时代,我们说“要想富,先修路”,今天数字时代,也许我们可以说“要想富,通网路”。

  数字化的广度能够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创新机会,随着网络规模和用户增长,跨界创新不断发生在经济领域,在政务民生方面也有很多机会。尤其是民生服务的应用,有赖于政府的数字化和数字平台的广度。

  我再举一个案例“一机游”。我们现在正在跟云南省合作“一部手机游云南”的项目,以后一部手机打开APP、小程序或者公众号就可以轻松在云南旅游,这个项目没有先例,有很多创新点,比如提供游客在云南“吃住行游购”的五大数字化解决方案,这个应用一边连接千万游客,另一边连接数百个政府部门和数十万商家,旅游可以随时一键投诉在监管部门,以及各个商家信用也会全面记录,这解决了以前旅游中“宰客”等问题。

  还有一个案例,我们在广东刚刚上线的“粤省事”的小程序,不需要安装APP,一次注册可以一站式办理很多民生服务,比如各类证件办理,比如说社保、公积金查询等等,这是我们几百位同事花费几个月时间做出的第一阶段的成果,结合了一百多项服务,把政府部门数据打通了。

  第二,数字化的深度。

  每个垂直领域都非常深,非常专,数字化的转型需要数字技术和行业经验深度融合,我之前也提到了数字化创新需要下沉,进入到各行各业的五脏六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希望能够提供更加丰富有效的数字工具,帮助各行各业打通七经八脉,让整个链条数据流通起来。这里有两个案例。

  第一个是工业互联网领域。过去腾讯和三一重工和富士康等企业在这个领域有深入的合作和探索,最近新的探索是和华龙讯达合作的木星云工业互联网平台,这次数博会上也有展示。这个平台会利用各种信息的技术手段分析工业生产的全链条的数据,而且我们还打算把这些数据和企业微信打通,未来通过企业微信里的小程序平台就可以随时掌控生产流程每个环节。

  还有一个是“互联网+教育”的例子,过去我们讲互联网+教育,可能会提到把讲课视频放到网上,这些是属于基础的方法,未来我们有新的解决方案。我们在北京大学等数十个高校推出了微校解决方案,通过校园码可以把大学里面分散割裂的各个信息产品和体系进行打通,学生用手机刷一下二维码,可以解决宿舍楼门禁、上课签道、过图书馆轧机、食堂消费等各种需求,未来数字化还可能深入影响我们教学的模式。

  第三,数字化的精度。

  大家都有感受,现在手里的数码相机包括手机像素越来越高,照片颗粒度越来越细。其实数字技术对物理世界的重塑精度也越来越高。我们有理由期望数字时代能够实现工业时代难以达到的工艺水平。数字化的精度一方面有赖于我们在底层和前沿技术上的突破,另一方面也有赖于我们发扬“数字工匠精神”,做出高水平的数字工具和产品。

  有一个案例,是互联网+医疗方面,我们在医疗领域其实做了几年的探索,大家赶到医院挂号、排队、缴费等等需要浪费很多的时间,这几年我们和医院携手从挂号支付数字化入手,微信解决患者就诊全流程。和社保部门合作,27个城市推出微信社保卡,这些应用为大家节省很多时间。在广西探索全国首例处方流转服务,院内开方,院外购药,甚至送药上门。用区块链解决处方不被篡改这样的难题。

  去年,随着人工智能的成熟,我们推出腾讯觅影把AI影像技术应用于诊疗环节,刚才省领导也提到了这样的服务,目前已经覆盖食道癌、肺结节、糖网眼底等多种病种筛查,能够帮医生提高诊断效率,实现精准筛查,对提高边远医生诊疗水平非常有意义。

  最后,做一个小结。数字化的深度、广度和精度是密不可分的,流动的数据开放的网络和智能的系统是数字新生态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广度让我们每个人都受益,深度可以助力创新,精度则可以提高生活品质。一句话总结,数字化将创新地提高每个人的生活品质。

  谢谢大家!

马化腾对话实录:

  主持人: 下面我想问问马先生,刚才您一直提到三个维度,前面两位嘉宾都在讲某种不确定性,他们看的不光是3-5年,10年、20年以后的事情,这次我在数博会的感觉,不管走到哪一个展台,无论企业级别是大是小都会跟你讲战略,在你心目当中战略是不是就像刚才朱教授和廖教授讲到的一样,还是存在很大不确定性,还是你能看到5-10年之后的战略应该怎么制定它?

  马化腾: 两位专家(清华大学全球产业4研究院副院长朱恒源,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都是理论家,我感觉理论可能还只是刚开始。我是实战派,先不讲战略,先战术开始打,最后归纳总结,我们是什么战略,以及未来是什么方向。两位专家过去帮很多企业做咨询。我跟老刘非常熟,聊了很多,他对物流特别执着,从一开始就特别坚持,哪怕友商认为不可行,他还仍然坚持。你的理论也许更加印证了他的思路,但是我不知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是怎么样开始的。但是我现在听起来还是蛮有道理的,事后论证还是事前有前瞻性,我觉得企业家创始人的直觉往往非常准,一开始可能并没有特别清晰的理论指导,但是过程中不断迭代,不断结合身边的理论融合,然后再提炼自己下一步对时势的判断,这也是我自己的亲身体会。

  刚才讲了很多数字经济的理论,我们自己也有做很多的探索。我们感觉到确实是在中国这一轮移动互联网企业的7、8年,这也是微信崛起7年过程中,的确是在中国感觉某些应用方面遥遥领先于其他的国家。因为我们手机用户特别多,而且是在短短3-5年内迅速普及,也包括3G、4G网络的建设力度非常大,非常广。全球来看都是,以前说我们移动通信又慢又贵,但是现在看我们的资费也在快速下降,包括很多的网络覆盖,在全球来看也是遥遥领先,我觉得还是非常好的。没有这些基础设施其实谈不到现在数字经济的创新,这是分不开的。我们在某些方面,包括刚才举的例子移动支付,得益于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高度竞争,从四年前的微信红包开始,这是竞争中又促进发展的过程,现在让街边小贩和商业领域,移动支付成为最普及的现象。

  就像我在两天在未来论坛讲的,最近一些事件让我们更加清醒,发展数字经济不能只看前面,还要看后方,还要看根基是不是扎实。你讲战略理论上都对,但是要放在更大的环境上,如果国家不是很大,企业不是很大,服务不是很突出,你的理论是成立,但是大到一定程度,就像中国经济发展到达一定的全球影响力,或者是企业道路一定的规模程度你不能纯用理论看,很多都是理论之外的东西,甚至很多往往是理论判断不到的东西,所以现在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的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现在会遇到类似的问题。比如前两天我提到基础科学方面,无论是芯片到操作系统,甚至到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我们还稍微好一点,未来的量子计算我们会不会失去机会,当国外量子计算获得突破,有了量子霸权,他们可能在很多领域里面突然间遥遥领先,用传统的计算完全追不上别人,这个有非常大的威胁。比如说你的密码,别人的量子计算机可以秒破你,你是无能为力,你怎么都加密不了,因为你没有基础科学的基础,这可能是非常大的威胁,对整个数字化的进程是非常大的威胁。建议大家两头看,既要发展应用,又要重视基础研究。谢谢!

  主持人: 整个生态系统里面,腾讯是大的平台企业,它的角色到底在生态系统里面,用生态话语语境描述的话,到底扮演什么的角色?

  马化腾: 刚才廖建文的PPT有一段非常有感触,从帝国到生态。七、八年前我们没有开放之前,我们是帝国的心态,什么都是自己控制,不跟别人合作。七年前我们开始开放了之后,我们做了很大的改变。我们也意识到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的时候,一举一动已经影响整个业界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压力是随之而来的。而且发展模式已经遇到瓶颈了,不可能继续往下走了,我们改变了思路走生态的模式。这个生态也不是说我就是根,别人都是枝叶,我控制别人,这不是生态,这只是一棵大树,我们讲的生态是一片森林。

  生态里面有很多类似企业,大家都是平等互惠互利的状态。如果这样做的话,大家可以一起携手,这个生态做的更加繁荣,走得更远,我觉得我们七年来,应该说印证了我们的改变是正确的。所以我们内部要做很多的规范和裁减,我们自己首先要做很多的减法,所以我们做互联网+之前我们要做减法,我们很多事情想清楚,我们定位做什么?哪一些是最适合我们的,或者这个业态里面我们不做,其实是可能大家都有损失的,那个才是我们最应该要做的。

  如果我们做了可能不一定做的最好的,我们应该通过合作和助力的方式,支持整个生态的合作伙伴在自己领域的发展。这会更加适合,对行业和社会的价值最大,事实证明也是这样的。各行各业,特别是互联网进入到各行各业非常复杂,一个管理层的精力不可能什么都懂。所以我们聚焦在平台上,能够提供什么样的方式支持。所以在微信诞生之后,我们更加关注用户之间加好友的时候,设计成用二维码扫码,希望用这个动作作为我们的优势,连接线上线下。包括做支付,包括做地理位置的信息、云等等,这些都是工具,并不是直接说进入这个产业,而是提供支持。我们用这种方式来跟我们的合作伙伴合作。我觉得如果这样被认可的话,我觉得我们反而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因为我们自己的很多部门,他们尝试过很多的东西,包括医疗,他们说我们投了很多互联网医疗公司,其实自己的团队说我们也想做的深一点,后来我们说不合适,你再怎么做,做不过其他的企业,比如像华大基因这样优势的企业。我们想如何基于微信的平台,你在给用户提供医疗服务的时候,能不能再有一个很薄的二级平台,再跟别人链接起来,只要用户找到最适合他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这是我们的使命。

  所以在这里面,架构一旦打开,反而是容纳了更多垂直领域创新企业的合作空间。甚至在很多政务方面,包括像我们在为数字政府建设提供支持,刚才马局长提到的大数据局,全国来说很多省没有大数据局。我们在广东做的“数字广东”,会去支持政府,包括它在所有政务方面的服务。过去十几年来很多提供服务的IT公司,他们跟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们并不是抢别人的饭碗,反而给它更好更新的工具,让他们能做得更好,这里面有大量的新的创业的机会。谢谢!

  主持人: 谢谢马先生,您刚才一直在讲,我一直在找一个词,前三四年特别流行,无论是在互联网企业还是哪个企业,但凡是论坛,一定会提到“赋能”这个词,刚才只有廖建文先生提到了一次,现在感觉好像大家不太愿意去讲“赋能”这个词,但是您上一次发布腾讯战略时提到就是帮一把,从赋能到帮一把这个心里转换怎么完成?怎么改变自己心里定位的?

  马化腾: 我跟很多合作伙伴沟通,有的人对“赋能”接受的,但是我现在越来越发现,很多传统行业的龙头其实并不一定特别认同这个词,他觉得它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去+它。后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慢慢意识到的确是这样的,因为一个领域,比如工业的汽车领域,到底是互联网技术去颠覆它,还是工业去掌握互联网技术,最终螺旋迭代自己提升?我觉得是后者,每个产业自身技术非常深,互联网方面,无非这几年我们比别人早一点懂一些东西,但是其实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快都能掌握到。像电力,之前电力公司觉得有先发优势,过几年,纺织业、金融业谁不会用电?谁不会用计算机,所以未来还是回归到行业本身。所以我们换位思考,同理心分析,如果是赋能的话,这个太霸道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一个助手的概念,用你可以,不用你也行,这个姿态比较合理一点,我觉得这样才能得到大家支持。

  主持人: 接下来进入到今天高端对话最后一个环节,看看未来生态系统当中最缺的是什么,本来主办方给我们设置的答案是人才,但是我想放开一下,各位可以自己发挥想象到底是什么,接下来在数字生态当中,作为贵州后发地区提前布局的产业,在未来生态系统当中最缺的是什么,以贵州为例最需要引进是什么,先请马先生开始。

  马化腾: 这其实是相当难的问题,从我们企业角度来看,吸引人才有很多的方面,因为前两天在深圳未来论坛里面,我也听一些教授讲到一些观点非常有意思,产业聚集是一方面,政府做了很多,大家很熟悉。有一些人才更多关注教育、医疗,没有这个可能真不来,要么就是出差的方式,也不长久。他们分析美国,为什么湾区,为什么纽约湾区,也有工业基础但是为什么没有发展起来?有一个因素就是人文艺术,很多人才的需求是多方面的,这也给深圳一个提醒,我们这方面其实还是蛮缺乏的,这也是给贵州一个借鉴。对于人才,对于整个产业,并不是说讲高科技就行了,其实还有很多关联,毕竟人是多元的,健康、医疗、教育、人文是不是能满足消费升级之后人越来越多元的需求,这决定他能不能长期发展,从政府和社会角度来看就要均衡看待这个问题。

  这个论坛给了我很多思考,过去我主要提政策和产业,其实现在很多产业行业都是打通、互通的。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