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头号玩家》 HTC Vive不想只被看作高级玩具

2018-05-03 09:10 好奇心日报

  好莱坞的新英雄韦德·沃兹不再是一个拥有超能力的肌肉男,而只是一个戴上了VR设备的普通人。

  对于一直难以打开销售局面的HTC Vive来说,成为《头号玩家》的独家VR合作伙伴也许会给它的新产品带来一点别样的市场影响力。

  根据HTC Vive发布的一段视频来看,他们的VR设备出现在了片场,并协助斯皮尔伯格和他的演员们在绿幕环境下进入虚拟场景。据斯皮尔伯格本人所说,他使用了HTC的设备来布置画面、调整布景、确定相机位置等。

  Jefferies的股票分析师Mark Lipacis认为,这部以VR游戏为主题的影片,有可能会成为VR市场的催化剂。消费者协会也预测,今年这一产品类别可能将会迎来超过25%的增长率。

  但同样有声音在质疑这部影片的“带货能力”。《金融时报》发表评论指出,根据“Google趋势”披露的数据来看,影片上映后,“虚拟现实”或VR的词条在Google上的搜索率仅有小幅上升,说明市场对此的反响十分有限。

  2016年,VR经历了从风口到冰窟的一个十分迅捷的过程。整个市场的态度变化主要可以归因于三个未被解决的问题:太贵、不够舒服、内容太少。

  今年3月,IDC发布的《2017年VR行业年度回顾报告》显示,在硬件方面,2017年全球VR硬件设备装机量为1310万部,相比2016年的720万增长了82%。“三大头显”中,索尼PSVR位居第一,达16%(约209.6万),HTC Vive和Oculus Rift占比均为 6%(约78.6万)。值得一提的是,这1310万部中,有930万部都是三星Gear VR这类科技含量较低的“VR盒子”,在总量中占比高达71%。

  

  数据/图表来源:IDC以及Unity

  在软件方面,最新的“Steam硬件和软件调查”数据显示,今年4月,该平台上来自Oculus Rift和HTC Vive终端的用户仅占总用户数量的0.3%和0.28%,整个VR市场的体量仍然不大。而且这已经是Oculus在第三个月超越Vive了。去年11月,HTC推出了Vive Focus,今年1月,推出了Vive Pro头盔,但目前看来新品对HTC市场地位的拉动能力还是比较有限。

  

  数据来源:Steam硬件和软件调查

  

  数据来源:Steam硬件和软件调查

  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上个月在接受采访时说:“2018年VR行业会变暖,《头号玩家》会教育一整代的人去理解和接受这个技术。离开了这个行业的人未来会后悔。”汪丛青看上去对今年的形势有比较乐观的预想,但是市场关心的三个问题现在解决了吗?汪丛青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首先是关于高价的质疑。Vive 目前售价为人民币4888元,Vive Focus售价3999~4299元,Vive Pro专业版仅仅一个头显就6488元。

  “你看我们最近也降了不少了,全球价从600美金降到了500块美金。Vive Pro确实比消费者版价钱要高,但面向的客户群也是不同的,它本身就不是面向普通大众,也不是为了扩张用户群。”汪丛青说,“考虑到预算和实际的用途,非专业的用户我们还是建议他们去买消费者版。”

  IDC调查发现,有超过三成用户在2017年第四季度购买了VR设备后,直到调查开始进行时(今年3月)也没有使用过。对于这一问题,汪丛青同样认为是消费阶层不同使然。

  “有一部分用户群购买VR产品可能是为了追求时髦,或者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他们买的设备都是一些非常便宜的产品,可能就一两百块钱,甚至是免费的,新鲜劲过了就闲置了。“汪丛青说,“但是80~90%购买我们高端VR的人,每个月都一直在用,有些人是一个星期多次,有些人是一天多次。数据我可能不能给太细,别家的设备我也不太清楚,但起码买我们设备的大多数人是常常在使用的。”

  IDC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VR所有设备使用总时长约5940万小时,相比2016年增长了3倍。其中Oculus Rift在设备平均使用时长方面排名第一,索尼PSVR则是使用总时长最长的设备,在总时长中占比43%(约2570万小时),HTC vive在两项指标中都排名第二。

  

  数据/图表来源:IDC以及Unity

  

  数据/图表来源:IDC以及Unity

  事实上,影响用户佩戴时长的,除了汪丛青提到的消费心理问题,还包括佩戴舒适度的问题。在大部分高端产品已经能较好地解决眩晕、压面等问题之后,反映“眼周发汗影响视野清晰度”的用户越来越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YouTube上有不少博主各出奇招,有套吸汗套的,有开空调的,有喷凉爽喷雾的,还有一个名叫RedRotor的公司,开发了一对名叫ViveNchill的可以安装在头显上的小风扇。

  在A9VG电玩部落论坛的“VR综合讨论区”,有用户留言称:“一般十分钟头盔就全是汗,真的是强制休息时间啊”。

  让这些“十分钟用户”想都不敢想的,是一个意大利人,戴着HTC的VR设备,生活了三十天。除了吃饭睡觉和上厕所,他几乎全天戴着这个让人流汗的东西——最高纪录是一天戴了18个小时。

  

  HTC vive 供图

  当然,这个挑战是得到了HTC Vive的支持的。挑战者Enea Le Fons被汪丛青在多场受访中提起,并被描述为一个“有挑战精神的人”。

  据Enea Le Fons所说,第一个星期他佩戴的设备是Vive,之后三个星期是Vive Pro和Vive Focus交替。

  “Enea Le Fons每天会走一万多步,他专门跟我提了出汗的问题,”汪丛青说,用户在佩戴Vive和Vive Pro的时候确实会出很多汗,但是Vive Focus里面有一个小风扇,相比另外两个会好一点,目前是“造汗量”最少的一个。另外相比消费者版的Vive,Vive Pro和Vive Focus在平衡度方面也会更舒服一点。

  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研究员翁冬冬评论说,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只要“采用头箍式设计,让受力的方式在头的顶部,用户的头盔和面部之间就不会完全压紧,两侧留有一定缝隙,头盔也可以随时抬起来,这样基本上也就不存在不透气的问题了。”

  “我相信过一段时间,各个厂家都会做相应的修改,这个应该不会是阻碍行业发展的问题。 ”翁冬冬说。

  另外,对于Enea Le Fons来说,戴着VR三十天遇到的问题远不止流汗而已。

  为了保证在头戴VR的时候了解室内情况,Enea Le Fons要把自己工作室真实的场景创建在VR中,用相机完成3D模型1:1的重建工作,简单来说,就是在VR中看到一把椅子,就可以真的坐在椅子上,看到一个杯子,就能真的握住一个杯子。

  

  HTC vive供图

  “我们发现这种虚拟真实匹配的平均误差通常小于4mm。”Enea Le Fons告诉记者,“但是实际生活中还是会有很多细节问题,比如我看得到盘子,但看不到食物,所以经常饭会吃不完,水会喝不完。”

  另外,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在一个房间里呆上30天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难做到的事。为了纾解身体和心理压力,Enea Le Fons会有意地运用VR设备中的健身软件,还给自己开发了放松眼睛的软件,来缓解眼部疲劳。

  “在VR中我给自己创造了不同的场景,我爬山、旅行、在太空中穿梭,这些是让我享受的体验。”Enea Le Fons说。

  关于此次挑战的目的,汪丛青介绍说,“我们这次挑战不是为了破什么记录,也不是为了创什么名气,”汪丛青说,Enea Le Fons的这三十天不是在看电影、打游戏,而是在用VR搞创作开发。

  具体来讲,Enea Le Fons尝试了在VR中进行建筑和空间设计、在VR中实现开源的多方在线交流以及用小程序在增强版的“VR起居室”中添加私人健身教练等等。

  对于开发者Enea Le Fons来说,30天的时间可能还不足以开发出一个成熟的解决方案,大多数成果还比较初期,但这对于HTC来说是一次有意义的尝试。

  “这次尝试向公众证明了VR不仅仅是一种高科技的玩具,更应该被看做是一种‘生产力工具’。”翁冬冬说,“既然是‘生产力工具’,那么我们用它来进行创造的时候必然要度过一个长期的使用过程,不论是办公还是社交,都不太可能是短期的应用。任何一个产业都不可能建立在用户短时间使用的基础之上。”

  对于HTC以及整个VR行业来说,基础应用和优质内容的短缺都是最后一块难啃的骨头。HTC曾宣布将2017年的收入分成100%返还给开发者,一分不取。到今年3月,IDC数据显示,2017年VR独占应用共有3250款,HTC Vive拥有近2000个VR应用,是VR内容库中占比最大的一个。

  Enea Le Fons的三十天开发之旅到底是一次昙花一现的挑战,还是开VR沉浸式创作之先河,都有赖时间的见证。在采访的最后,汪丛青补充说,“三十天VR生活”不会是个一次性的项目,Enea Le Fons刚刚被威尼斯大学应聘为教授,有望在今年6月份推出VR生活、开发类课程。

  现在可以确定的一个问题就是,要想更多的开发者加入进来,还需尽快解决最基础的两个问题——售价和佩戴舒适度。如果在官方支持下仍然困难重重,那么独立开发者的阻碍也就可想而知了。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