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火箭家族的“老”“新”“重”

5月5日18时,为中国载人空间站工程研制的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搭载新一代载人飞船试验船和柔性充气式货物返回舱试验舱,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约488秒后,载荷组合体与火箭成功分离,进入预定轨道,首飞任务取得圆满成功。图为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点火升空。 骆云飞 摄

中新社北京5月26日电 题:(两会访谈)长征火箭家族的“老”“新”“重”

作者 郭超凯

5月初长征五号B火箭成功首飞,标志着中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再添一员“猛将”。全国两会期间,记者采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洪,解码长征火箭家族的“老”“新”“重”。

老牌火箭历久弥新

自1970年长征一号火箭首飞以来,50年间,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已经发展成为拥有退役、现役共计17型运载火箭的“大家族”,成功实施了以载人航天工程、探月工程、北斗工程等为代表的国家重大工程的火箭发射任务。

2018年7月10日04时58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第三十二颗北斗导航卫星。梁珂岩 摄

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实施首飞的长征二号丙、长征二号丁、长征三号甲等老牌运载火箭,至今仍“活跃”在各大发射场,历久弥新。这其中,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长三甲系列火箭)的表现尤其突出。这一系列运载火箭由长征三号甲、长征三号乙、长征三号丙3型液体运载火箭组成。

李洪表示,该系列火箭承担了中国北斗工程全部发射任务,从2007年发射首颗北斗导航卫星算起,13年间,长三甲系列火箭用39次发射,成功将54颗北斗导航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回顾每一次北斗工程的发射任务,都少不了长三甲系列火箭的托举,因此该系列火箭也被人称为“北斗专列”。

“今年6月长三甲系列火箭还将发射最后一颗北斗三号组网卫星,完成北斗全球组网。”李洪告诉记者,2020年长三甲系列火箭全年预计要执行10次左右发射任务,有望连续三年发射次数“上双”。

新型火箭陆续首飞

步入新世纪,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所属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开启了新一代火箭的研制工作,长征十一号、长征六号、长征七号、长征五号等新型火箭先后升空。

2020年3月16日21时34分,中国在文昌航天发射场组织实施长征七号改中型运载火箭首次飞行任务,火箭飞行出现异常,发射任务失利。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

2020年,长征火箭家族中,长征七号改、长征五号B、长征八号三型新一代运载火箭先后实施首飞。3月16日,长征七号改火箭首飞任务遗憾失利,目前专家正在对故障原因进行调查分析。作为中国第一型新一代中型高轨火箭,长征七号改火箭可以提升进入空间和利用空间的能力,对高轨卫星发射战略布局具有重要意义。

5月5日,长征五号B火箭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成功首飞,一扫长征七号改火箭首飞失利的阴霾,同时也开启中国载人航天空间站任务阶段的序幕。作为中国现有低轨运载能力最大的运载火箭,未来长征五号B火箭将承担发射中国空间站核心舱和实验舱的重任。

“今年中国还将发射长征八号火箭。”李洪表示,长征八号火箭将填补中国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的重要空白,成为宇航发射和商业航天市场的生力军和主力军。

重型火箭未来可期

在关注新型运载火箭之余,外界也将眼光对准了着眼于更长远未来的重型运载火箭。

按照《2017-2045年航天运输系统发展路线图》的规划,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将以5年为一节点,系统地规划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能力建设前景与发展蓝图。到2030年前后,重型运载火箭将实现首飞,为载人登月提供强大支持,并为火星采样返回提供强大充足的运载能力。

李洪告诉记者,重型运载火箭现在还在关键技术攻关和论证阶段,取得了一些标志性的进展。中国重型运载火箭直径接近10米,使用推力达到500吨级的液氧煤油发动机、推力达220吨的液氢液氧发动机,火箭近地轨道运载能力将从目前的20多吨提升到百吨级。

“预计到2045年,中国进出空间和空间运输的方式将出现颠覆性变革,天梯、地球车站、空间驿站建设有望成为现实。届时中国的火箭型谱将更完善,中国航天运输系统水平和能力将进入世界航天强国前列。”李洪说。(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