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率先开展自动驾驶“无人化”试点,政策创新意义重大

中国自动驾驶发展再现新突破。4月28日,北京发放无人化载人示范应用通知书,获得通知书的示范应用主体,可在北京市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60平方公里范围内,进行公开道路的无人化自动驾驶载人示范应用。

百度成为首批获准企业,旗下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平台萝卜快跑,正式开启无人化自动驾驶出行服务,这意味着“方向盘后无人”的自动驾驶服务,在中国超大城市首次放开。

当前,自动驾驶已成为全球创新版图、经济结构再度重构的焦点领域。我国自动驾驶也已进入落地关键期,在核心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应用方面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亟须解决的是运营资质、产品合规、监管合规等制度性建设。

在《交通强国建设纲要》背景下,北京积极加大政策先行先试力度,抢抓产业发展战略机遇。2018年3月,北京率先推出允许在公开道路自动驾驶测试的管理规定,并在经过一系列考核后,颁发了首批五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2020年11月,北京发布了道路测试管理规定修订版,允许企业开展无人化道路测试;2021年10月和11月,北京又发布了无人化道路测试许可和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业化许可。今日,北京允许“方向盘后无人”,支持百度等首批企业开启无人化自动驾驶出行服务。

北京率先开展自动驾驶出行服务的“无人化”试点,对我国自动驾驶行业意义重大。无人化正成为全球自动驾驶技术、产业竞争的制高点,如今百度等企业开启自动驾驶出行服务“无人化”实践,是自动驾驶出行服务由测试阶段迈入商业化运营的关键一环,也是机器能够代替人力的重要考量。在安全制度的保证下,企业通过实践才能打磨出真正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

在国际自动驾驶无人化的竞争中,主要竞争点就在政策创新。哪个国家能出台更具突破力的创新政策,率先实现规模化商用,更早去掉安全员,实现无人化,就能在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北京已经抢占先机。

可以说,自动驾驶发展的当务之急,就是进一步突破与技术、产业发展不相适应的政策瓶颈。在人工智能“大爆发”来到之前,要先妥善解决好应用中政策滞后问题,构筑在我国全球自动驾驶发展中的产业竞争力。政策先行,才能激发自动驾驶领域的创新能力。

具体建议层面,第一,应该引导并支持地方政府出台政策,明确支持无安全员的无人车上路,打造全无人自动驾驶汽车的载人运营政策先行区;

第二,应该加快《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修订和发布实施,从国家层面为加快自动驾驶汽车规模化商用、无人化奠定法律基础;

第三,应该适度超前建设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发挥5G的远程控制优势,通过车路协同促进交通效率和安全性的大幅提升,带动汽车产业向智能化和网联化的转型升级;

第四,应该建立道路智能化分级国家标准,加快传统交通智能化升级。

当前,人工智能领域竞争激烈,我国具备成为全球领军者的条件。而以人工智能为关键技术的自动驾驶,也必将驱动我国汽车产业转型以及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插上腾飞的翅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