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创始人权力越来越大 风投只能退让

据美国媒体报道,志存高远的新创公司创始人日益与风投投资者争夺公司控制权,并通过上市获得巨额薪酬。长期以来风投资本家一直掌控了新创公司的董事会,并依然是私有公司的主要投资者。但近年来,他们不得不应对新投资者阶层,包括共有基金、主权财富基金以及现在的有着920亿美元新创公司投资基金的日本软银集团的竞争。

这使得风投的影响力下降,权力转向明星企业家,迫使风投树立“创始人友好”声誉以帮助他们在下一个热点新创公司中分得一杯羹。资本洪流也让企业家不仅有能力选择投资者,而且能选择是否及何时上市。IPO已经成为风投从新创公司投资中变现的主要途径。风投公司表示,授权给创始人——通过特别投票权股票、管理权和其他工具——使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制定长期战略,一旦公司上市就不需要担心业绩不好会遭到激进投资者的压力。

比如说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他有权做出大胆行动,顶住早期卖掉公司的压力。上市时Facebook估值为1000亿美元,现在已经升值约5倍。在线支付公司Stripe的风投投资者,最近给公司创始人提供了有特别超级投票权股票:每股有10股投票权。此举部分是为了确保公司上市后,创始人科里森兄弟保持对公司的控制。

Stripe的很多投资者称,创始人获得公司控制权是因为公司业绩好。在最近一轮融资中,该公司估值达到90亿美元。科里森兄弟以前只有一个董事,就是红杉资本的合伙人莫里茨,直到3月才增加了一个独立董事。在线房地产经纪公司Redfin的CEO凯尔曼表示,在IPO过程中他因2个重要投资者的费用受到更多约束。他谈及风投行业时称:“风投世界有新的变化,他们在董事会不是真正履行管理职能,因为他们只想与你保持关系。”

私有公司的明星创始人常常可以选择他们自己的投资者,但上市公司的CEO却不能。超级投票权股票给了创始人更大的选择董事权力,批准由股东投票决定的其他事情,保护自己不受有不同代理人的投资者影响。相比非科技行业的同行,科技创始人常常更可能获得超级投票权股票,在其他人出售超级投票权股票时他们能获得更大权力。

去年,67%的美国风投资助的上市科技公司给了内部人士超级投票权股票,而2010年这一比例只有13%。期间非科技行业美国风投资助IPO公司有超级投票权股票的比例每年只有10-15%。随着科技公司发展壮大,这个比例还在上升:上市估值超10亿美元美国科技新创公司的创始人,72%有超级投票权股票。不过授权创始人也有风险,例如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就因超级投票权股票和对董事会的控制,在公司出现丑闻后投资者更难驱逐他。

去年他们还是将卡兰尼克赶下台,随后废除了超级投票权,采用“一股一票”制度。Spotify给创始人特别“受益人证书”,部分因为创始人丹尼尔⋅艾克想维持对公司的控制。此证书让艾克和另一位创始人的投票权比例达到80.5%,2倍于他们的股权比例。Snapchat的创始人艾文⋅斯皮格尔在IPO后获得6.25亿美元股票奖励。

Dropbox创始人德鲁⋅休斯顿也因公司上市获得5.9亿美元股票。研究IPO的银行人士和律师称,以前很少有这种情况,反映了风投公司影响力的下降。一些明星创始人甚至逾越董事会的惯例。WeWork创始人亚当⋅纽曼有65%的投票权,他与公司资深投资者Benchmark一起负责公司的2人薪酬委员会。上市公司一般不允许高管进入薪酬委员会,因为高管给自己定薪酬会引发冲突。WeWork发言人称,纽曼拿1美元年薪,也没有股票报酬。

不清楚WeWork何时会上市,但该公司获得软银的44亿美元投资可使其很多年都不需要上市。WeWork文件显示,该公司2016和2017年支付了超过130万股B类股票报酬,价值超5000万美元。WeWork发言人称,这些股票是给职员的。纽曼有78%的B类股票,这些股票都有超级投票权。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