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人们对宁静的期盼成为奢侈品

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白广路社区的一位居民近日向媒体反映,最近十多天,其家楼下一处施工工地每天清早四点多钟就开始施工,金属敲打的声音吵得居民无法睡觉,向施工方反映过,也打过投诉电话,但第二天一早又开始扰民。

噪声污染几乎是每位城市居民都遇到过的麻烦事。笔者曾经参与一起夜间噪声污染执法整治行动,遇到某居民投诉楼下歌舞厅的音响把家里的家具、窗户震得嗡嗡作响,放一杯水在地板上,都能感觉里面的水在“跳舞”。

能否拥有一个宁静的夜晚,是辛苦劳作一天的人们能不能睡个安稳觉的前提。然而,在一些闹市中,人们对宁静的期盼还真就成了“奢侈品”。前不久,生态环境部公布的今年4月全国“12369”环保举报情况中,噪声污染占举报总量的41.1%,仅次于大气污染,噪声污染占比相比3月上涨了3%。

环境噪声污染是指在工业生产、建筑施工、交通运输和社会生活中所产生的干扰周围生活环境的声音。研究显示,噪声不仅会损伤人类的听觉,增添烦躁情绪,还会加速老化过程。科学实验表明,人若长期生活在85分贝至90分贝的噪音环境中,将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紊乱,出现头疼、头晕、耳鸣、失眠多梦、全身疲乏无力等“噪声病”。同时,噪声扰民也对城市形象、社会和谐产生不利影响。

噪声来自哪里?新建、改建、扩建的建设项目,会产生环境噪声污染;在工业生产活动中使用固定设备,会产生噪声污染;建筑施工过程中,为了赶工期不分昼夜地施工,会干扰附近居民的正常生活;机动车辆、铁路机车、机动船舶、航空器等交通运输工具在运行时,会产生噪音;此外,商场促销、饭店招待客人、歌舞厅和棋牌室等娱乐场营业、小贩沿街叫卖、社区居民跳广场舞等,也会产生干扰周围环境的声音。可以说,城市噪声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需要休息,繁忙了一天的城市也需要喘息。因此,在追求城市繁华的同时,切不可忽视“宁静”对于城市人居环境质量的必要性与重要意义。

如何治理噪声污染?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源头严防,是消除噪声扰民、保障人们身心健康的首要环节。一方面,应严格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规定的声环境保护政策措施,合理规划城市功能区和建设布局,从源头防止或者减轻环境噪声的污染;另一方面,应根据不同时段限制噪声的阈值,根据噪声的种类、等级、限制的时段、程度,设定相应的处罚标准,分级设定严厉的处罚措施。4月1日,受全国人大环资委委托,生态环境部召开《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修改启动会,相关结果值得期待。

过程严管,是消除噪声扰民、保障人们身心健康的重要环节。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执法监管部门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严格规范生产生活行为。例如,在城市建设生态隔离带,设立交通禁鸣区;引导建筑企业在房屋装修中使用低音频切割工具,以减少装饰用材物理切割所产生的噪音;对于与日俱增的城市机动车,倡导“文明驾驶”和绿色低碳出行,减少机动车噪音对城市居民的干扰;对于在居民密集区跳广场舞的行为,应该规定跳舞的时间段、许可区域和音响的合理分贝等。

后果严惩,是消除噪声扰民、保障人们身心健康的关键所在。由于噪声污染存在瞬时性、局部性、分散性的特点,致使取证举报难且容易发生反弹,因此,应提高违法成本,一旦发现严惩不贷。在这方面,生态环境、公安、交通、市场监管、城市管理、文化等主管部门应协同配合,综合运用行政监管与处罚等手段,发现车辆违规鸣笛、渣土车轰鸣而过、歌舞厅噪音扰民、建筑工地夜间施工等行为,除及时制止外,还应该依法实施处罚,以避免噪音污染屡禁不止。

总之,噪声污染并非让人“有点吵”的小事,而是切实关乎百姓生活质量的大事。只有人人从“小事”做起,严格遵守相关社会管理规定,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人们才会享有越来越多的“宁静”,“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也才能更好地照进现实。

(作者:张厚美,系四川省广元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