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没有嗅觉也能制造香水

难道嗅觉不是创造香水的关键部分吗?虽然这并非不重要,但在开发一款新香水时,很多基础工作都是通过评估数据来完成的,而这正是人工智能最擅长做的事情。IBM Research与总部位于德国的全球香水和香料生产商Symrise建立了合作关系,客户包括雅诗兰黛(Estee Lauder)、唐娜·卡兰(Donna Karan)、雅芳(Avon)、科蒂(Coty)等。

初遇Philyra

Philyra是由IBM公司制造的人工智能香水学徒,他与调香师大卫·阿佩尔(David Apel)一起为巴西化妆品公司O Boticario开发了两款新香水,并及时赶上了今年的情人节假期这一火爆市场。他们特别想制作一款符合95后和00后审美的香水,他们知道这些人会对人工智能创造的香水感兴趣。就是这次合作正式将人工智能引入香水行业。

Phlyra是如何工作的?

有1300种香料(包括合成香料以及从花、苔藓、香料和水果中提取的提取物)可供调香师使用。Symrise拥有一个包含170万个配方的数据库,这些配方是由这些物质的不同组合制成的,而且这个数据库可以与Philyra共享。Philyra还获得了哪些香水在不同性别、年龄组和国家中畅销的信息。在用深度学习算法分析数据后,人工智能系统(不受文化偏见、个人偏好、知识、经验或对某种物质的舒适度的影响)发现了以前从未探索过的可能性。从数据中,Philyra输出的香水配方预计对目标群体有很好的效果。随后调香师开始改进人工智能生成的配方。最重要的是,调香师要理解Philyra的深度学习算法,并且允许它学习如何将各种成分组合起来,而不仅仅是根据人类编写的程序来操作。

人工智能分析数据并提出公式的美妙之处在于,它产生了人类从未考虑过的调香思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事实证明,嗅觉并不是创造一种新香水最关键的方面,关键是理解香水的成分。

人工智能算法可以学习和建议:

·将一款新研发的香水与市面上可买到的香水进行比较,发现其新颖之处。

·用于配方的原料替代品和补充物

·原材料的定量配量

·预测人类的反应

Philyra在调香大师大卫·阿佩尔的帮助下,为O Boticario情人节制作了三款完全不同的香水,其中一款完全由人工智能制作完成,第二款香水主体由人工智能完成,调香师做了一些调整,第三款香水只是将人工智能作为辅助,主体由调香师完成。这三款香水都经过测试之后,“绝大多数人选择了100%人工智能生产的香水。”

人工智能香水:Egeo ON Me和Egeo ON You

Phlyra和阿佩尔为O Boticario设计的作品Egeo ON Me和Egeo ON You于今年6月12日巴西情人节当天发行。

Egeo ON Me是一款女性香水,而Egeo ON You则是一款更典型的男性香水。然而,该公司希望每个人,无论性别,都能选择最能与自己产生共鸣的香水。该款香味混合了水果,鲜花,木材,焦糖,甚至炼乳的味道。

机器促进了这一过程

正如人工智能首次应用于其他行业一样,人类调香师对香水行业的未来也存在疑问。例如,阿佩尔认为人工智能是人类和机器之间的合作,而不是威胁。机器没有偏见,可以帮助人类克服创造力的障碍,并提供新颖的想法。此外,开发一款新香水通常需要6个月到4年的时间,而使用人工智能,时间轴将缩短。

IBM的研究团队和Symrise可能是第一家使用人工智能开发新组合的香水公司,但肯定不会是最后一家。今年,香料和香水公司Givaudan推出了CARTO系统,该系统旨在使用气味价值图鉴,在最终的香料和香水配方中将嗅觉的性能最大化。

事实证明,创造香水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大师级的调香师仍然比人工智能拥有情感优势,因此,在这种情况发生改变之前,人工智能将增强人类在香水开发方面的专业技能。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